私人博客,观点意见与360无关。
当前位置: 探秘360 » 评论观点 » 文章正文

IT经理世界:周鸿祎的另一面

有人说他像跳蚤,坐不住;有人说他像机关枪,语速快,说起来不打磕巴。

竞争对手在他的眼里,不管多强大,都变成了纸老虎。为了打击竞争者,他像猛张飞一样上阵,猛攻对手。在周鸿祎10多年的互联网生涯中,竞争对手几乎囊括了所有知名的互联网机构——阿里巴巴、百度、CNNIC,现在是瑞星、金山、卡巴斯基。

————这就是周鸿祎

他第一个使用了微博客这种新传播工具,在5月26日下午的4个小时的时间里,连续发布了42条微博,披露360与金山之间的恩怨。随后几天, “红衣大炮”炮声隆隆,他在新浪微博上的粉丝数量从最初的2万多飞速增长到16万。

周鸿祎的办公室里挂着几张黑底的靶纸

此时,百度公司内部在快速转发一封邮件:“他回来了!”他,就是周鸿祎,2003年曾经与百度的创始人李彦宏在IE浏览器上展开了地址栏搜索大战,并将商战诉诸于司法。

然而,周鸿祎又被公认为互联网上极具创新能力的人物。当别人忙着拷贝美国门户模式的时候,他从地址栏看到了生意机会,做出来3721;当SNS炙手可热的时候,他又在电脑的右下角重新定义了互联网安全,做出来360。这个崇尚颠覆创新的人似乎总是在寻找革命的道路,当然他背后肯定跟着一大群人——既然他通过革命抢走了别人的生意,人家也有理由通过模仿抢他的生意。

如果《血型与性格》一书的作者约尔格·艾克曼看到周鸿祎,交谈半个小时左右,这位曾经担任过记者的心理学家就能准确指出周的血型。艾克曼指出,AB血型的人难以捉摸。有时候人们无法理解他们的行为和态度。这种血型的人时常会遭遇到A、B两种互相对立的性格的困扰,混杂着A型血的激情、热烈和B型血的固执、平静。但同时又具有极强的适应能力和创造力。当AB血型的人能巧妙利用A、B两种气质,那世界的机会之门将会向他打开。

对,周鸿祎就是AB血型的人。

为互联网而生?

2010年5月12日,周鸿祎到清华大学做讲座。一个学生举手提问如何看待联想进入移动市场,在中国市场挑战苹果的举动。

周鸿祎想了想,回答说:“中国有很多一流的硬件公司,它们有很强大的渠道。但是,对一些硬件公司来说,把货推进渠道里,拿到货款就算是完成销售了。好一些的公司,会通过售后服务来进一步与用户沟通。但对苹果来说,把货交到用户手里面,拿到货款,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它还能持续地与用户沟通,这样才能持续地优化产品。苹果与用户沟通的一个渠道,其实就是App Store。对苹果来说,这既是销售渠道,也是沟通渠道。”

苹果从电脑向移动通信市场转型,这是不是预示着企业的运营模式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传统的营销基于4P,即价格(Price)、产品(Product)、渠道(Place)和促销(Promotion)。渠道被纳入4P之一,与价格、产品和促销具有同等重要性,在于传统的商业对渠道有极强的依赖。收入来源于渠道,而且厂商无法与用户直接沟通。

然而,互联网正在改变这种业态。

在互联网上,无论是Web应用,还是客户端,厂商都可以直接与用户沟通。由于没有中间的渠道,用户可以直接向厂商反馈意见。在4P中,以互联网思维运营的企业在不自觉地加大了产品的重要性,相形之下,渠道的重要性却在不断弱化。

“互联网产品不是开发出来的,而是运营出来的。”周鸿祎曾经如此评价互联网软件。这种边使用,边反馈的过程,就是持续优化的机制,也是互联网产品运营的基础。

然而,你不能忽略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个公司必须具有互联网的产品文化,这就要求公司创始人本身就要喜欢产品、对产品有感情。换句话说,一个政治家,或者一个渠道经理,是很难理解这种互联网产品文化的。

“我不喜欢玩游戏,所以做游戏肯定不行;我也不喜欢在社区里泡着,所以做SNS肯定也不行。我就喜欢软件工具,有新的一定要找过来玩玩,看有啥新鲜的功能。”周鸿祎对自己的这句评价,无形中为360公司打上了“工具型企业”的基因。

周鸿祎喜欢摆弄别人的笔记本电脑,给软件做优化。优化后的电脑,开机启动时间在1分钟之内,他就很有成就感;超过1分钟,就会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

“好的互联网产品有两个特性:首先它要能在一个点上打动用户。第二,它一定是一个靠持续改进、持续运营出来的东西。”这是周鸿祎开通新浪微博的开篇语,也集中反映了他做互联网产品的心得。亲自动手,进行软件优化,对他来说就是360持续运营、持续改进的一部分。

“像老周这种性格,也就是在互联网行业里面,能干出一番事业来;要是换了其他行业,肯定是到处碰壁,最后变成一个愤世嫉俗的老愤青。”一位熟识周鸿祎的人说。

在历史上,很多成功的中国商人都是资源整合型的。整合资源就意味着要打造便于营商的人际关系,该出钱出钱,该送礼送礼,笑脸相迎,笑脸相送,和气生财。由于要整合资源,那就免不了要压抑自身的个性。而互联网是个怪物,在中国,它是第一个可以让企业家真正展示自己个性的行业。

互联网是一个真正靠创新来生存的行业,一个创始人牛气,不是靠背后的官位有多高,不是靠背后的资源有多雄厚,而是靠有多少用户喜欢用。有了用户,就有了收入,国家队来了也不怕;没有了用户,一切都是白谈,小手指头一摁就趴下。有没有用户,就看产品好不好;产品好不好,就看创新够不够。

2009年底,360推出免费的杀毒软件。当时,位居杀毒市场第一的瑞星公司对此颇为头疼。该公司中的一位负责人说:“要是它(360)跟我们一样模式,这就好办了。我花大价钱抢过它的渠道来,断了它的粮草,它就完蛋了。但它是互联网化的,我们没地方下手。”

因此,虽然得罪人不少,周鸿祎却颇不为意。这与他的个性相关,但也是他幸运地为互联网而生使然。

“我对自己能在行业里边干些什么,已经很清楚了。不管自己得罪的这些人怎么诋毁我,怎么中伤我,我心里很明白,给用户做好事,给产业做好事,我就能得到回报和认可。”

所以,周鸿祎做出很多事情,别人会觉得这需要很大的勇气,其实对他来说很自然。

个性张扬的颠覆

学习擒拿,研究柔道,周鸿祎对借力打力,以弱胜强最有感觉。小时候,他就喜欢阅读官渡之战、赤壁之战等三国故事以及《说岳全传》中的八百破十万这样的故事,骨子里自然埋下了以弱胜强的情结。

这是战争中的颠覆式创新,但周鸿祎更崇尚硅谷式的颠覆式创新。

熊彼特是“创新”理论的鼻祖,他认为创新就是生产技术的革新和生产方法的变革,这对现代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起着至高无上的作用。而他提出的“破坏性创新”,是把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关于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新组合引入生产体系。

在周鸿祎看来,“破坏性创新”和“颠覆式创新”是一回事,用更地道的话说,就是“革命”。 周鸿祎固执地不断寻找着“革命”的机会,也正是因为对创新的嗜好,他总是直言批评那些总是紧盯着美国、不断模仿别人商业模式的人。

周鸿祎照片简历

第一次创业,周鸿祎从IE浏览器地址栏找到商业机会。同样,对创新的嗜好让他成就了360,也给了他一个更大的战斗的根据地。

360安全卫士是一种产品创新,它把散落电脑系统中的安全功能整合在一起,成为一款新的安全产品。4年后,360安全卫士的用户量超过了3亿,成为360系列安全软件中的旗舰产品。

在杀毒软件方面,也是走颠覆式创新的路子。杀毒软件免费,是商业模式创新,在推出8个月后,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月度人群覆盖即超过了2亿。360的云安全,可以看作技术创新,病毒特征库放在服务器端,客户端软件在用户那里变得轻巧,不再占用大量资源。

随之而来的,是在2009年和2010年,360先后与瑞星、金山这两家传统杀毒软件厂商进行了大规模的口水战。

当市场格局发生巨变的时候,口水战似乎不可避免。在美国硅谷,像Oracle的董事长埃里森、SUN的前任董事长麦克尼列在任何公开场合都会叫板微软的比尔·盖茨,而最近苹果公司和Adobe也因为iPad不兼容Flash格式而引发了大规模的口水。

周鸿祎说瑞星、金山“不思进取”,并批评它们的“杀毒引擎8年来不变”,“每年只发一个版本号,升级一下病毒特征库就可以了。”这特别让瑞星感到愤怒:自己终究在这个行业里面干了10多年,一个刚出道的安全厂商竟然如此说三道四。这已经相当恼火,更况且,周鸿祎鼓吹的免费安全的商业模式显然要把自己的吃饭锅给砸掉。

周鸿祎说,在360发布免费杀毒之前,瑞星方面已经得到消息,给他打了个电话:“鸿祎啊,大家都是在这一行里吃饭的,你这么搞,不是砸我们的饭碗吗?你这是典型的损人不利已啊!”

直到进入2010年,它们终于明白他们眼中“损人不利已”的周鸿祎是如何赚钱的:先通过免费的安全产品汇聚上亿的海量用户,然后通过浏览器上的导航网站、搜索流量、安全下载和游戏运营来获取收入。更可气的是,这些不菲的收入在周鸿祎看来,只是一些“零花钱”,根本就不是什么大生意。更“高级”的免费商业模式,是“向大多数人免费,针对少数人收取增值服务费。”

虽然嘴巴上对竞争对手依然毫不留情,但周鸿祎却悄然改变着关注的焦点。他曾经自我检讨,称在3721上所犯的最大错误是“忽视了用户体验”。今天,他在用户体验上小心翼翼,在外界看来,甚至有些矫枉过正。

周鸿祎三番五次地公开表明,360的收入模式绝不是弹出式广告。就360的3亿用户量估算,周鸿祎的这一项命令就把数亿元的广告订单挡在了门外。即便是客户端软件上的广告,如果用户抱怨说有些过多了,周鸿祎也会下令取消这笔广告交易。上千万元的广告订单往往在周鸿祎“爱惜羽毛”式的一念之下就烟消云散。其结果是,不少360的广告销售人员不得不内部调动,转行进入了BD(商务推广)部门。

360的一位副总裁曾偷偷抱怨说:“你说我们360奇怪不奇怪,开会很少谈销售问题;谈了,往往也是砍掉哪些收入,才能让用户感觉更爽。”

冷静的狙击手

周鸿祎是一个爱枪的男人,他的一个私人邮件账号以AK47开头,AK47是一种枪。

他在北京市怀柔区承包了一块山地,建起了一个真人CS游戏基地,挂牌名是“360特种兵训练基地”。有巷战,有野战,360的各部门在这里进行团队拓展训练。

他能动。无论在野战还是巷战,周鸿祎像兔子一样灵活,能迅速定位掩体的角落。他知道在战斗中什么样的地形最有利,什么样的手法能够引蛇出洞,在什么情况下应该一枪制敌,不拖泥带水。没有人玩得过周鸿祎,游戏打到最后一个人,他总是一个孤独的胜利者。

有人说他胜利,是因为熟悉地形。其实,这是最次要的因素,关键在于他知道战斗的法则:迅速适应变化,保持内心平静。

对周鸿祎来说,打CS游戏跟在商场上竞争是一个道理:人一激动,肯定会出差错。他说,打CS最忌讳的,就是看到消灭敌人的机会就兴奋不已。用他本人的话,就是“一兴奋,肾上腺分泌增多,手一哆嗦,肯定就偏了。”

周鸿祎的办公室里挂着几张黑底的靶纸,这是他实弹射击的成绩,成绩不错。别人把靶纸当作他尚武、好斗的证明,但本质上,这是周鸿祎心如止水的结果。

他能静,也是有历史的。他说,做程序员的时候,自己可以一坐两三个小时,动也不动。

在他的办公室里,价值300万元的音响器材占据了不小的地方,本来不大的办公空间更显得狭小。周鸿祎读书、读报、看杂志,有时候就把音乐开起来。“你知道吗?听马友友的大提琴,能听到琴弦滑动的声音,能感觉到马友友的身体在前后摆动。”

处乱不惊,这是中国古代对一个将帅的基本要求。突发事件,出乎意料,只有在平静中才能做出最优的决策。这靠直觉,周鸿祎的直觉部分是打CS培养出来的。

一个最好的证明,发生在5月29日,一年一度的站长大会在北京长城饭店举行。周鸿祎在其他嘉宾演讲完毕后突然返场,表示要曝猛料,现场演示金山网盾破坏360安全卫士运行的视频证据。

此时现场突然有位站长大喊:“周鸿祎,你下来,这里不是你的专场。”

周鸿祎对那人招手,说道:“你上来,我正好秀一下我的柔道!”

“好斗,但出奇得冷静”,当日有人在微博里如此评论周鸿祎的行动。

这种对竞争的嗜好让周鸿祎在互联网行业中树敌不少,但少有人能看透他的冷静。在百度的“周鸿祎”贴吧里,诅咒之声不绝,人身攻击无出其右,显然是他得罪的竞争对手雇佣网络水军所为。目的很简单,第一泄愤,第二激怒这挺“大炮”。

周鸿祎表示,他根本就不会去理会那些诅咒、叫骂声。“360的3亿用户里面,不到1%知道周鸿祎是谁;即使1%知道我名字的,里面有99.99%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他们。所以,算来算去,只有3万人是我得罪过的。其中大部分是病毒、木马的作者,还有一部分是竞争对手。人家骂我,因为我革了他们的命,让他们吃不饱饭了。”

B型血的固执、平静起了作用。周鸿祎在乎外界对他的评价,但是不会刻意地改变自己,去迎合外界的标准。当然,A型血的激情、热烈让他有些话存不住,必须要提前曝出来才感觉舒服;有些他受不了,必须要爆发出来才能心归平静。

2005年7月6日,在一个媒体沟通会上,时任雅虎中国区总裁的周鸿祎身穿黑T恤,灰短裤,一身休闲打扮,突然宣布他将于8月31日辞去雅虎中国区总裁的职务。这是他就任雅虎中国区总裁后,与雅虎总部之间的矛盾总爆发,被周鸿祎以一种不符合职业经理人“惯例”的方式提前引爆。

2010年春天,周鸿祎在回忆这段经历的时候,说:“像(雅虎这样的)跨国公司,他们的总裁是一个协调人(Co-ordinator),不是领导者(Leader)。”是一个Leader,就像喜欢攀岩一样,他天生就喜欢把握方向,喜欢干有风险的事儿。让周鸿祎去左右逢迎,如同让拿枪的战士像一个服务生一样满面堆笑,低头逢迎。他干不来。

********************************************************************************************

何谓颠覆式创新

《IT经理世界》:有人说,你是互联网行业中最能折腾的人,你认同这个说法吗?

周鸿祎:我在互联网上干了这么多年,两次创业,也做投资,也研究别的公司。何谓颠覆式创新,我认为,所谓“折腾”就是创新,这是互联网的核心动力。你摆个摊,挣点钱,养家糊口,这是就业问题,跟我说的创新不一样。我说的创新,就是要创造出一种新的产品或者服务。

《IT经理世界》:创新这个词很热,但在互联网上,抄袭复制的多,真正创新的少,是怎么回事呢?

周鸿祎:在互联网上,我认为,特别是对小公司来说,必须要找到颠覆式创新,或者破坏性创新的路。美国的商业里,有专门讲颠覆式创新、破坏式创新的课程。所以,欧美文化有一种崇尚冒险、崇尚破坏、崇尚创新的基因,

这种文化就是鼓励大家不断地改变。通过颠覆式创新,就像自然界的新陈代谢一样,不断把老的、旧的公司从行业中挤出去。所以,这种颠覆式创新已经成为美国硅谷的一个象征。

但中国的文化中缺少这种基因。你看,破坏和颠覆,都是强调打破原有的平衡,建立新秩序。但这两个词在中文里都是贬义词,因为中国文化崇尚平衡、稳定、和谐。所以,很多时候,我们是真心呼唤硅谷的破坏性创新的精神,但一旦近距离接触它,我们文化中的崇尚平衡的基因就会在潜意识中反对这种创新。

《IT经理世界》:但颠覆式创新会不会伤害整个行业的利益?比如说,有人说周鸿祎破坏了整个安全行业。

周鸿祎:旧秩序中的厂商,最喜欢所谓的市场平衡、和谐了,这是厂商之间希望达成的状态。谁都希望自己的公司可以垄断市场很多年,谁都希望市场一成不变。但是,从上世纪50年代的IBM大型主机开始,整个信息技术行业都是不断在颠覆和被颠覆中发展起来的。

在市场竞争中,颠覆式创新一定会有受害者,受害者一定是那些不思进取、墨守成规的公司。但最大的受益者,其实是用户,不是新兴的颠覆者。PC颠覆了小型机,让DEC这些公司赚不到钱了。但微软和英特尔不是最大的受益者,而是用户,他们每个人都能买到PC,而且价格越来越低,功能越来越强。所以,我有个观点,颠覆也好,破坏也好,可能它伤害了整个行业的利益,让很多公司不像过去那样赚钱了。但是,它如果带来了技术和产品进步,最后能给消费者创造更大的价值,这种破坏和颠覆就是进步的。

换句话说,颠覆式创新是好是坏,用厂商的立场进行道德评判是没有意义的。

再纠正一下,安全行业的旧秩序,不是我周鸿祎颠覆的,是互联网颠覆的。如果不是360来干这件事,那就会有另一家互联网公司来干这件事。360只不过是顺应了互联网的发展规律。

《IT经理世界》:业界一说起周鸿祎,就说你是个有争议的人物,你怎么看?

周鸿祎::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我自己也在反思这个问题。我认为,第一,我不认为你听到那些声音代表公众,代表用户。第二,他们背后都有利益关系。我举个例子,360从商业模式、产品、技术方面都颠覆了一个安全行业。原来结构稳定的安全行业现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种变化对很多厂商来说,实际上都不只是伤筋动骨的,基本上是从根子上动摇着它们的商业模式。360推出免费杀毒,杀毒软件的价格就从几百块钱降到几十块钱。一些公司计划上市,也上不成了。360破坏了人家的发财梦想,因此这里面不是争议,而是仇恨。

文章来源:IT经理世界

本文地址 : http://www.tanmi360.com/post/941.htm

TrackBack地址 : http://www.tanmi360.com/post/941.htm/trackback

标签们 :

还没人说话,快来抢沙发

 昵称(*)

 邮箱地址(*)

 个人网站

想说点什么: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