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博客,观点意见与360无关。
当前位置: 探秘360 » 评论观点 » 文章正文

互联网周刊:360动了谁的奶酪?

在与金山的口水仗之后,周鸿祎似乎沉寂了。周鸿祎并没闲着,这个善用Web2.0的CEO勤勤恳恳当起了“客服”。显然,此前,周鸿祎和他的360过于锋芒毕露了,如果把这比作一场战争的话,之前的争论可谓是擂鼓阶段,周鸿祎知道,真正的战斗远还没有打响。

互联网周刊:360动了谁的奶酪?

周鸿祎360正经历着一段漫长的蛰伏期。未来的360会有多少种可能性,周鸿祎现在也并不十分清楚。而这不正是值得让人兴奋的吗?周鸿祎对于免费的商业模式深信不疑,虽然他多次重申360将专注于安全领域,但业界普遍认为360未来的对手将不仅局限于安全,腾讯、百度、甚至微软都可能成为被重新定义的360的对手。

扼住互联网的入口

2010年6月25日,360安全中心发布数据称,根据艾瑞最新统计,截至2010年5月底,360免费杀毒的市场覆盖率超过51%.在短短8个月内,用户总数突破2亿大关,360杀毒彻底改写了中国杀毒行业旧格局,免费杀毒成为个人用户市场的绝对主流。

紧逼腾讯的用户数量,免费的商业模式,360杀毒在杀毒软件市场引起的震动波及到了整个行业,而周鸿祎的野心远不止于此。

从一款反流氓软件的软件,到杀毒软件市场上的黑马,360的一步步蜕变把这家在互联网行业里独树一帜的公司推向了风口浪尖。

四年前,奇虎公司正式推出360安全卫士产品时,把这款互联网安全软件定位为一款“公益、中立的第三方软件”,即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恶意软件查杀、系统诊断及修复、病毒查杀等功能。那时的360离市场的硝烟还很远。

2008年3月,奇虎宣布360安全卫士正式从公司剥离出来,由奇虎股东共同出资3.6亿元成立新公司运作。4个月后,奇虎正式发布采用Bitdefender引擎的360免费杀毒产品。至此,奇虎正式进军杀毒领域。

据悉,在占据一定规模的用户装机量后,360安全卫士更为主动地寻求免费背后的盈利模式。此时的360安全卫士已经拥有包括安全卫士、木马查杀、免费杀毒、软件管家、浏览器等在内的多个产品系列,可在“安全软件”的定位上探索商业利益。

360已经牢牢占据了客户端。“端”的优势已经被微软的成功所验证,基础服务免费、增值服务收费正是腾讯的成功法则,兼具两个天生优势的360已经成为周鸿祎扼住互联网入口的利器。聪明的周鸿祎恰巧选择了一个最容易通向成功的捷径——杀毒软件。在众多的免费软件产品中,杀毒软件可以说是集用户最需要、粘性最强等特点为一体。“拥有了巨大用户群,后续的营销就进入良性循环,基本上没有了营销成本。”

无限之可能?

“马化腾做QQ的时候就是几个人,当年30万要卖QQ,但是卖不掉结果只好自己做。当年的新浪就是四通利方的体育聊天室,当年的网易也就是是丁磊的个人社区。”在周鸿祎看来,360与当年的新浪、网易、腾讯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只是前者比后者更加幸运,周鸿祎现在手握庞大的用户,把杀毒软件作为互联网的入口,360在未来将延伸出无限之可能。

摊子已经起来了,接下来,周鸿要做的就是如何把摊子铺大。“互联网最激动人心的地方在于你花了很多钱提供了一种免费的商业模式,免费给很多人用,最后你还能因此获得巨额的财富。你挣到钱的同时,又可以不伤害客户。这种模式在传统的商业世界中是无法解释的。”周鸿祎对《互联网周刊》说,“如果某项服务是大家都需要的,就一定要免费,比如搜索、即时通讯等;但增值服务不是每个人都要用的,就可以进行收费。比如玩游戏,你不愿意花钱,就在里面磨时间;有的人则直接买一把剑就笑傲江湖,所以,卖道具可以成为增值服务。”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表示,“品种越多,成本越低,越小越好。免费是长尾的另一面,长尾强调的是品种,而价格越低就是通过‘免费’来实现,要给小的品种安一个家,安一个平台,越免费越值钱。”

360眼前的免费模式越来越清晰了。“以免费服务获得巨大的用户群之后,再接触到用户的成本几乎为零。像腾讯如果推出新产品,只需要在自己的用户中做个介绍,一夜之间就有很多人去用。除了增值服务收费外,对市场成本的节省以及巨大的品牌价值,是免费模式得来的无形资产。”360靠安全卫士已经获得了巨大的用户群,下一步,有可能在安全平台上展开各式各样的服务来增加用户黏性,并从这些用户中的一部分人身上获取真金白银。

不是所有软件都能成为QQ

大与小之间在周鸿祎看来从来就不是一对矛盾。周鸿祎曾说,“凡是一开始做平台的公司没有做成的,做成的都是刚开始从一个点开始做,但是到最后因为这个点找对了,赢得了用户,最后不小心成了平台。如果我但凡有点网络安全的经验,我认为360也是做不成的。正因为我们是无意中闯到这个市场上,我们就做一个,专杀流氓软件,我们做到最好,就得到一亿用户。这时候,我们就可以做免费杀毒,免费防火墙,免费主动防御,所以到今天,我们就成了老大,很多人说老周你成了平台。”

从小到大,从大到全,360的未来看上去充满了想象空间。从专杀流氓软件,到杀毒平台,360从小变大。以这样的逻辑,从杀毒平台,未来可能变成安全浏览器、安全存储、安全办公、游戏、电子商务……无所不包。

现在,将近3亿(360官方数据)的用户是周鸿最大的砝码,这些根植于360平台上的用户将来都有可能为360提供的更加个性化的服务买单。一个360客户端就是整个互联网世界。不用打开网页,不用在信息过剩的互联网上搜寻自己的需求,被重新定义的360可以把所有事情安排好了。这就是为什么腾讯的一个IM最后转变为集游戏、搜索、浏览器、电子商务、社区、音乐播放等等的平台;而缺乏客户端的百度除了搜索的核心应用外,其他业务都搞得不伦不类。

但是周鸿祎对此并不认同:“腾讯之所以无所不能,是因为它是一个人际关系平台,用户转移成本很高。其它客户端软件就没有这个特性了,不管是360还是迅雷、暴风都不可能成为下一个QQ,尤其是安全软件,表面上用户依赖度很高,实际上竞争激烈,选择很多,用户选择成本非常低。而且安全软件属于后台软件,用户主动打开的次数很少,而且用户替代的成本很低。你能想象一个安全软件天天弹广告、卖什么衣服道具黄钻红钻、捎带手还可以泡妞偷菜的吗?”

杀软市场江湖谱

全真派:卡巴斯基

代表人:卡巴斯基亚太董事总经理张立申

产品:卡巴斯基全功能安全软件

简评:全真派王重阳镇得住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可谓“一代宗师”,这与有着“全球最牛的杀毒引擎”之称的卡巴斯基有异曲同工之妙。卡巴斯基在中国市场曾通过与360捆绑而在中国市场迅速打开局面,但在360免费杀毒的冲击下遭遇窘境,奉劝360“回头是岸”,将“免费比能不能杀毒更重要”这一点作为杀毒软件十大误区的第一条可见其用意之深。

明教:诺顿

掌门人:赛门铁克 CEO Enrique Salem

产品:诺顿网络安全特警 2010

简评:明教忌讳虽多,但却敢为天下先。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声势浩大,高手云集,是江湖上的“立强于世”者。诺顿就好比江湖中的明教,是现今全球规模最大的信息安全企业及领导品牌之一,并在中国市场植根16年,但是,2007年的重大误杀事件至今仍让中国用户心有余悸,在与别派交锋中难免略显被动。

嵩山派:瑞星

掌门人:董事长王莘

产品:瑞星杀毒软件2010

简评:行事正统、又有之前两三年执牛耳之势的惯性,瑞星就好像江湖中的嵩山派,一心争霸力图排除异己。不过,毕竟教众上难以实现太大规模,如未有本质的创新,在与丐帮的交锋中难免处于被动的地位。

丐帮:奇虎360

掌门人:董事长周鸿祎

产品:360杀毒双引擎版

简评:加入丐帮是没有任何门槛的,用免费的360杀毒软件也一样。360已经收录了3亿用户,其可以和任何一个门派交好或交恶,人数众多足以让周鸿祎的“丐帮”成为江湖有力的角逐者了。

华山派:金山安全

掌门人:CEO王欣

产品:金山毒霸2011

简评:有超过十年的积累,被奉为安全领域的正统软件,金山毒霸凭借庞大的病毒库和良好的媒体“人脉”笑傲江湖,就好像名门华山派。只不过求伯君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带领金山创造昔日的辉煌,一如华山的风清扬。

桃花岛:小红伞

掌门人:创始人兼CEO Tjark Auerbach

产品:Premium Security Suite安全组合套装

简评:小红伞拥有如桃花岛式传奇经历,鲜与国内杀软厂商有恩怨瓜葛,但其启发式杀毒独特技术和轻量低资源占用特点,早已赢得国内一批忠实“伞饭”,今年3月正式进入中国,让更广大的中国网民一见虚实。

昆仑派: 趋势科技

掌门人:执行长 陈怡桦

产品:网络安全专家2010

简评:趋势科技恰如昆仑派远处海外,最初10年从不履大陆。直到2001年方惹土中原,明确在华三个阶段战略目标,以求扬震“昆仑三圣”名号和地位。虽自成一大门派,却不能在大陆有更多斩获。

大理段氏: 迈克菲

掌门人:中国区总裁 文振邦

产品:网络安全实时防御套装2010

简评:迈克菲注重加强与大陆的联系,其在长期竞争中保持“产品比较”的优良传统,并拥有非凡的“内力”,使得其能研发出如六脉神剑、段式心法剑法般彰显内功和融合的产品,恰如大理段式。

泰山派:东方微点

掌门人:创始人刘旭

产品:微点主动防御软件

简评:泰山派在五岳派中不标新立异,武功招式中文化色彩也最重。尽管被关注的不多,但他们做事往往附于人后,但成事却可能在人前。与之相类,蛰伏已久的东方微点从国防军工的安全服务领域转向民用网络安全市场,采取以颠覆传统杀毒软件工作原理的新技术“主动防御”技术手段冲击国内反病毒市场。

侠客岛:熊猫安全

掌门人:胡安·桑塔纳

产品:熊猫反病毒软件2010

简评:侠客岛于世人,总是神秘而莫测的。对于熊猫安全,虽然其在海外久负盛名,势力也并不弱,不过,在中国11年的开拓,始终没能抓住机会,大规模扩张市场份额。或许,如侠客岛一样,当它真正被用户了解,才能获得发展的新机遇。

逍遥派:江民科技

掌门人:总经理 王营(王江民之子)

产品:KV系列产品

简评:拥有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的逍遥派极少涉足中原,一如拥有自主杀毒引擎,很少介入杀软市场的争夺的江民科技。相比其他国产杀软厂商,江民科技就好像置身江湖事外的逍遥派,功夫在手,却与世无争。

青龙派:安博士

掌门人:全球CEO金弘善

产品:MyV3

简评:高丽青龙派的点穴功夫专走偏门,出招轻灵,所点穴道偏重下三路及背心,和中土各派点穴名手的武功大不相同。作为在韩国国内发展较好的杀毒软件企业,安博士到中国来也避免与主流对手正面交锋,而是瞄准了二、三线城市的企业级市场。

五毒教:网秦

掌门人:林宇

产品:网秦手机杀毒V3.2

简评:五毒教的毒攻可谓独门秘籍,对于网秦CEO林宇来说,瞄准手机安全的“旁门”,用5年的艰苦修炼,获得总共3500万美元的投资,奠定了自身在手机安全领域的领先地位。

天地会:绿盟科技

掌门人:总裁沈继业

产品:冰之眼、极光

简评:和传说版本众多的天地会一样,绿盟科技身上也颇有几分神秘色彩。其前身为国内最早和最大的民间黑客组织“绿色兵团”,有网上“黄埔军校”之称。商业化后一度陷入南北公司之争,最终北京公司取得胜利。业务上,经常协助微软、思科等国际巨头解决系统安全问题。这与天地会从秘密结社到正式组织的路径颇为相似,也与天地会山堂林立、人才辈出的特征契合。

古墓派:ESET

掌门人:CEO Anton Zajac

产品:ESET NOD32

简评:全真教和古墓派本事同宗,就好像ESET NOD32和卡巴斯基同样是靠360推广而大量进入中国市场,不同的是,ESET NOD32 犹如构造单纯的古墓派,占用很少的空间却依然武功超绝。

“360威胁论”?

360已经引起了诸多互联网大佬的警惕,有业内人士认为:免费模式下的360可能将给传统互联网大佬带来越来越明显的威胁。事实果真如此吗?

360VS搜狐

威胁指数:40%

360安全浏览器和搜狗高速浏览器同作为浏览器领域的后进者,竞争就显得格外激烈——用户已经习惯于较为固定的互联网入口。可能被大家所忽略的就是360软件管家渠道对搜狗输入法用户量的影响。搜狗输入法曾出现在360软件管家的装机必备重点推荐中,但目前其竞争对手QQ拼音输入法和谷歌拼音输入法被放在了更显眼的位置,这难免会影响到到搜狗输入法的市场份额。

防御指数:50%

虽然,搜狗输入法已占据70%以上的市场份额,但输入法的替代成本非常低,在免费的前提下,用户可以轻松更换输入法,搜狗输入法与腾讯的QQ拼音输入法间的竞争就是最好的证明;另外,搜狗高速浏览器在与其他浏览器的竞争中实在缺乏亮点,而且其强制推广的方式极易引起用户反感,本就难以获得有力的竞争地位,对于新威胁的抵御能力也相对有限。

360VS微软

威胁指数:15%

Windows捆绑IE的策略将可能被直接平移到360上,安装了360的安全产品就可以在客户端直接下载360安全浏览器,尽管仍是IE内核,但添加了安全功能的360浏览器势必对IE产生一定量的冲击。微软的未来压在了云计算上,浏览器和安全服务是微软为了提高用户体验的设计,是微软争夺互联网入口和市场的武器。微软的“云+端”战略想要成功,就必须重视互联网入口和安全的重要性。云计算浪潮下,安全已经是用户最为看重的要素之一,随着360安全业务的增多,微软也存在着被消费者边缘化的危险。

防御指数:95%

微软在Windows 7提供了免费杀毒服务,虽然该服务只服务于微软正版用户,但这意味着微软已经把安全作为未来发展重点来抓,一向后发先至的微软在安全上同样拥有取得最终胜利的底气,而在浏览器上,微软虽然已经放弃了和Windows的捆绑销售,但已经争取到了更多的合作伙伴,随着IE的不断改进,其市场老大的地位也难以动摇。
360VS淘宝

威胁指数:5%

利用免费的商业模式,淘宝打败了eBay成为电子商务C2C市场的老大,360的免费正是模仿淘宝。360暂时不会去做电子商务,但其可以利用自身的导航系统把电子商务的流量引入其他交易网站,也可能直接在其平台上做一个链接,成为电子商务的客户端入口,并提高电子交易的安全性。如果周鸿祎真的采取了这样的模式,淘宝的流量将可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毕竟,安全永远是电子商务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防御指数:90%

淘宝连来自百度搜索引擎的流量都敢拒绝,有什么理由惧怕360?马云的大淘宝计划正在帮助淘宝网成为自由购物平台的提供者。按照马云的计划,淘宝将被打造成为垂直网店+SNS化社区+无线和新的数字产品的电子商务生态圈——使用淘宝的ID,可以在不同购物网站自由购物;无论在哪个网站上购物,购物流程与规范都是大家熟悉的淘宝模式;所有网络零售业的消费者和商家数据都运行在淘宝的服务器上。而且周鸿祎在多次在不同场合公开表示,他对电子商务方面完全找不到感觉。

360VS网易

威胁指数:10%

360正在逐步提供类似于网络硬盘、文件的安全存储和备份等增值业务,直接影响到的将是各大互联网公司的网盘业务。另一方面,360已经开始把触角伸及到网页游戏领域,目前在网游上和网易是合作态度,但网页游戏的同质化较高,不能完全排除潜在的利益冲突。

防御指数:70%

网易的网盘目前大都是免费,而且已经拥有了大量的用户,更换网盘的代价相当于更换QQ账号或者电话号码,对于老用户而言,更换网盘的可能性不大。对于新用户而言,客户端提高了网盘的使用便利性,但360是把其当作增值业务来做的,是收费业务,除非他找到更好的盈利模式,否则这条“财路”并不好走。至于游戏,网易的收入大部分还来源于MMORPG游戏,高技术门槛令360难以切入。

360VS暴风影音等

威胁指数:20%

360软件管家正在帮助暴风影音、千千静听这样的软件带来流量,但也可能把原本属于他们的流量引到别处。同样作为免费软件,暴风公司也必须靠大量的客户端软件,才能赢得更高的广告收益,已经占据了大量桌面的360如果将软件下载流量直接引入到他们的竞争对手那里,将直接影响其广告效果,更何况周鸿祎还投资了另一播放产品——快播。

防御指数:60%

作为用户互联网娱乐的入口,播放软件的优劣,口碑和用户粘性是重要指标。在播放器市场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以及视频播放平台暴风盒子的推出赋予了暴风公司更多的媒体属性,这是其他软件难以影响的部分,不过由于暴风盒子还属于新产品,需要在客户端上进行推广,客户端的数量将直接影响暴风盒子上的流量。

360VS土豆等

威胁指数:10%

周鸿祎在做天使投资人期间,投资了包括迅雷在内的数家互联网公司。迅雷作为网络娱乐的主要提供者之一,能提供包括网络下载、在线播放等多种娱乐内容,直接和视频行业的土豆、酷6网之间形成竞争关系。而且迅雷本就有了客户端的属性,在内容更新显示和用户定制方面比单纯的视频网站更有优势,如果把迅雷的平台内嵌到360之中,并赋予其更安全的属性,那么对视频网站行业将带来新的冲击。考虑到迅雷和360毕竟是两家公司,所以这一威胁转变成现实的可能性并不大。

防御指数:70%

视频网站之间的竞争说到底是带宽和内容的竞争。在版权保护越来越明显的当下,谁获得了更多的资源和更好的带宽,谁就更容易获得用户。酷6已经获得了盛大的投资,搜狐、新浪、百度等传统互联网大鳄也纷纷在视频上烧钱,视频网站正在形成一个生态系统,想要改变任何一个系统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360VS腾讯

威胁指数:50%

从表面来看,腾讯QQ医生和QQ 电脑管家与360安全卫士和360软件管家形成了直接的冲突,相似的产品功能使得替换与被替换的成本都非常低。从商业模式的角度来分析,双方都是网络平台的搭建者,一旦占领了用户的桌面,就可以在此基础上延伸出新的应用和业务。不同于腾讯的是,360无需连接互联网也能运行部分功能, 用户可以不玩QQ,但不能不要安全。不过在安全领域目前的气势是QQ在进攻360,其用户优势降低了QQ 安全产品的推广门槛。

防御指数:90%

360与QQ最大的差距就是用户的真实关系——用户与用户之间的粘性。这是360难以在短期内弥补的短板,也是360还没办法与腾讯直接抗衡的原因。通过QQ你几乎可以找到任何你想要找的人(六度空间理论),但仅仅依靠360,你可能只能享受到一个人的互联网。

360VS百度

威胁指数:40%

百度的核心价值就是流量,但现在它碰上了拥有客户端还能倒流量的360。360客户端可以把用户的流量引向它所希望的方向,其导航功能已经开始侵占百度收购的hao123的份额,如果拥有庞大用户的360通过其客户端或者浏览器把搜索流量导入到百度竞争对手的手中,无异于卡住了百度的喉咙。

防御指数:90%

搜索引擎之间的竞争到底是技术优劣和商业模式之间的竞争,搜索领域已经筑起了高高的技术门槛,日益挑剔的用户对每一个入局者的要求也越来越多。百度已经拥有了国内搜索市场超过70%的市场份额,强大的品牌影响力和技术领先性并非一朝一夕可以被替代或超越的。用周鸿祎自己的话来说:“360在安全市场已经拥有了70%以上的份额,放着这个市场不专心做,非要跑到百度已经占了70%的搜索市场上去抢别人的饭碗,有这个必要吗?”

文章来源:互联网周刊

本文地址 : http://www.tanmi360.com/post/915.htm

TrackBack地址 : http://www.tanmi360.com/post/915.htm/trackback

标签们 :

大家怎么说?大家这样说!

 昵称(*)

 邮箱地址(*)

 个人网站

想说点什么: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