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博客,观点意见与360无关。
当前位置: 探秘360 » 评论观点 » 文章正文

[转]南都周刊:杀毒江湖那点事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杀毒江湖上演的搏杀,让那些本期待使用它们的软件,给自己的电脑确立安全边界的网民们没了主张。

南都周刊:杀毒江湖那点事-周鸿祎

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金山当初怎么对付微点的,如今怎么对付360,所有的手段都使出来!

南都周刊:杀毒江湖那点事-王欣

金山安全CEO王欣:你可以攻城略地,但好坏的标准都是你一言而决,这不就成了世界警察了?

————————————————–

对于数千万同时安装了360安全卫士和金山网盾的网民来说,过去的这一周,无疑是最危机四伏、心情忐忑,无所适从的一周。

起初一切看上去只像一场普通的口水战。5月21日,金山网盾抗议,360安全卫士借口兼容问题诱使用户强行卸载金山网盾。此后,可牛、遨游等软件CEO也纷纷声讨周鸿祎。8天的口水战后,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在全国站长大会上,开始炮轰金山,称金山网盾在前一天晚上“大规模强制升级”,并攻击360安全卫士,“升完后就强制不让打开360”。

与此同时,金山毒霸开始提示“警惕!360强迫用户卸载网盾”,是流氓行为;而360安全卫士则提示“360强烈谴责金山谎言欺骗用户”,是“木马通道”。

口水战终于在5月31日升级。当天下午,金山宣布起诉周鸿祎个人。15分钟后,周鸿祎在微博宣布奇虎360起诉金山。6月1日上午,金山互联网安全市场总监夏济对记者表示,金山已经起诉奇虎360公司不正当竞争并索赔2000万元,法院已经立案。

同一天,360曾经的盟友、卡巴斯基中国总裁张立申在博客发表致周鸿祎的公开信,劝周鸿祎“回头是岸”。当晚,周鸿祎在微博上问自己的粉丝:“我该回这个头吗”,然后婉拒了张立申的“好言相劝”。

在微博,有人哀叹这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二者不能共存,到底该装哪个?一位不具名的业内人士给出的建议却是“没法给用户建议”–“两个安全软件打架,用户能怎么办?这不是用户能解决的。实在不行,这两个辅助安全软件并非必需,唯一的办法就是一方面装杀毒软件,一方面主动放弃使用辅助软件,自己打补丁。”

周董的一周

过去一周中的周鸿祎,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殚精竭虑、枕戈待旦。相反,甚至还有一点闲庭信步,信手拈来。

也许这就是互联网公司与传统公司最大的不同。口水战最热闹的几天,他并不在北京。彼时的他,正作为奇虎360公司董事长,与35家知名网站高层一起,去重庆参加由当地政府组织的“红色故土·重庆行”活动。

来重庆之前,他刚刚部署了一次针对竞争对手的重要决策。“周董已经对他们忍了很久了。”奇虎360企业传播部总监屠建路对记者说,金山网盾正式上线后一直对360安全卫士“背后搞小动作”,奇虎“忍无可忍”,于是决定在5月21日官方升级7.1正式版时,在安装金山卫士的用户电脑上弹出警示窗口,称后者“会导致360木马防火墙的部分功能失效”,“使您面临木马攻击和账号被盗的危险”,建议用户卸载。

与金山的口水战实际上自5月21日就已经爆发。双方都发了新闻稿,也都在各大微博上各说各的理,不过一切仍限于事件本身。周鸿祎也在微博上发表了一些评论,但仍保持克制,以转发为主。

但到了25日,事情开始演变。这一天参观完“打黑除恶”成果展后,周鸿祎似乎下定了决心。当日下午14:22开始起的4个小时,一边参观,一边从“官方微博用词太软弱了”起,他一口气发表了42条微博,尽管“在微博里调戏对手会显得没有风度”,但还是“把360跟金山的恩怨说个痛快”,内容从技术到市场,再到“笔误门”,直到18:33,才告一段落。

当晚21:31,另一家竞争对手可牛杀毒上线发布测试版下载,前360安全卫士总经理、可牛CEO傅盛在微博发布消息,称上线5分钟后,遭到了360方面与金山网盾同样待遇的拦截,并指出360拦截可牛杀毒方法的精妙之处在于拦截代码部署在云端,“这样,360能做到想拦就能随时拦,竞争对手怎么躲避也躲避不了;随时想不拦就不拦,一声令下之后,全中国谁也看不到拦截框。”此后,遨游浏览器CEO陈明杰(jeff)和其他一些业界人士也陆续上线声援傅盛。

不过此时的周鸿祎,正在重庆大剧院,与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共赏“唱读讲传”专场文艺演出,并登台同唱《我和我的祖国》。

第二天,在为红岩烈士献花圈、参观渣滓洞、白公馆、红歌传唱基地后,对比重庆当地媒体华龙网的“红色故土·重庆行研讨会”文字直播和新浪微博的更新可以发现,本应在座谈会上专心的周鸿祎“开了小差”,在重庆市领导开始发言的同时,在底下陆续发布了15条微博,继续声讨金山。同一天,金山安全CEO王欣终于出面,正式开通微博,进行反击。

此后,周鸿祎在重庆完成了口水战开始以来唯一的一次露面。他在接受华龙网的采访中强调,免费是互联网的精神,“奇虎产品免费的做法,颠覆了传统卖安全软件的游戏规则,必定遭到一些软件销售商的诟病。”而在接受重庆晚报关于此次研讨会的采访时,周鸿祎又说,“重庆‘打黑除恶’符合群众的期望和利益,从事网络杀毒工作的他,在重庆汲取了精神的力量。”

晚上回到酒店,周鸿祎又发布了一条微博:他以金庸小说作比,把瑞星比作左冷禅,把金山比作岳不群,把自己比作令狐冲,甚至对抗蒙元的朱元璋,而把金山、可牛和遨游的声讨称为“六大门派围剿光明顶”。而这一条微博,在此后记者对360员工的采访中,屡屡被提起,在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周鸿祎对此次事件的“定性”。

27日,华龙网上的日程显示,周这一天的行程主要是参观和种植纪念林等。周鸿祎又一次在下午上线,陆续发布了22条微博,开玩笑说自己的言论让金山市值掉了6个亿,自己在微博上“每个字值15万”,同时质疑金山在年初的微点案中作伪证,“当初怎么对付微点的,如今怎么对付360,所有的手段都使出来!”

“光明顶”的一周

相比之下,“光明顶”上360公司的员工们,似乎并未显示出重重围困下的水深火热。

5月31日下午6点,记者在北京东四环惠通广场的奇虎360公司看到,就像这栋大厦里其它公司一样,360也是人去楼空,只有几位员工在值常规夜班。而在此之前,周鸿祎曾说360浏览器超越遨游的原因是“我们比他们更勤奋”。

奇虎360副总裁刘峻对此只是付之一笑。他本人已经连续一周每天只睡两个小时,但其他人一切如常。保持持续更新的是360网站首页的一个链接:《铁证如山》。这个页面每小时公布一个恶意网址供用户测试,以此反证金山网盾“我拦不住,也不让你拦”的可笑,记者截稿时已公布到第63批。

刘峻说,杀毒软件之间经常“擦枪走火”,互相卸载不能共存,并不是新鲜事,杀毒软件抱团对抗360,“他们每周都聚会研究对付我们”,金山毒霸此前长期卸载360安全卫士,“我们都忍了”。以前瑞星也跟360竞争,但“不是故意的”,它有漏洞,360帮它补上了,腾讯捆绑QQ助手静默安装,甚至比遨游捆绑金山网盾还过分,但腾讯那么大,360惹不起。不过金山网盾比360安全卫士小这么多还挑衅,那肯定要还击。

在刘峻看来,金山网盾把手伸向底层驱动,相当于“开了第一枪”,而且还是“故意的”,所以必须还击。他这样形容事态的严重性:“之前是民兵互相捅刀子,现在是有了重武器。”“老周还给王欣发过一个短信,劝她适可而止,不要做超越底线的事。但她没有听。”既然金山要把事闹大,那就那么放着吧。

周鸿祎以前曾在微博中引用《建国大业》中毛泽东撤出延安时的一句话:地在人失,人地皆失;地失人得,人地皆得。刘峻将此解读为“宁可损失用户,也不能共存”。他说,在口水战的前几天,360一度很被动,但周发微博后就不同了,“现在支持我们的多”。双方冲突中互有卸载,刘峻原来预计是一半一半,“现在看卸载网盾的是多数,卸载360的是少数,损失比预想中少。”

听说金山王欣在当天的发布会上“当场哭了”,刘峻说“她特别会弄这些事”,“毕竟是个女人”。据说周鸿祎回京前,很多人来为金山和王欣求情,周鸿祎曾想“放她一马”,但没想到“当晚发生了这样恶劣的事”,“置几百万用户的安全于不顾”,360最终才“奋起反击”。

在奇虎360总裁齐向东看来,360做出这个决定的过程,也并非那么冷血和简单。他说,其他杀毒软件长期的大客户都是“军警特”等行业用户,面向个人消费者的,只有360和金山。而完全免费的,只有360。“360一年可以为网民节省200亿元,100亿是买软件的钱,100亿是因不安全带来的损失。”

网盾刚开始“破坏360”时,他们都曾站在用户的利益考虑,想过共存。忍了?但这样的话,“用户受害的同时也损害360品牌”;不忍?像当年3721一样在用户电脑上发起底层技术战,受损的还是用户。无奈之下,360选择了“弹窗”建议卸载网盾,“让用户拥有知情权”。齐向东认为,事实证明,网民还是站在360一边,“投票里都是支持我们的多”。

在齐向东看来,周鸿祎以前在流氓软件的问题上走过弯路,被称为流氓软件之父,受到过教训,深知用户体验的重要,对“黑”的容忍度也就更低,“用户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做软件,必须关注民生。政府都这样,企业有什么理由不这样做?以前没条件,现在不同了,做错事就要受惩罚。倒闭的公司多了,你要抱怨,找老百姓说去,别说我们。”

在屠建路看来,周鸿祎此次激烈的行动是性格使然,也是商业上的理性选择。“他始终想不开,当年做流氓软件的人多了,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道歉?”但这次的口水战升级到“围攻光明顶”的地步,表像是一回事,本质上还是商业利益。在掰着手指遍数业内公司黑幕和靠山后,屠说,“大家都说谁谁不能动,但是真动了他们,会发现其实他们也没有看上去那么强大。这是免费和收费之间的终极之战,周董相信,大乱之后必有大治。”

“六大门派”的一周

从5月21日360安全卫士开始针对网盾弹窗到现在,王欣已经连续两周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拍照时,她说“我笑不出来了”,但还是硬挤出一个笑。金山网盾的用户最近掉的厉害,“金山珠海那边的程序员很多人都哭了,用户都是大家辛辛苦苦一个一个争取来的,殊为不易。”

采访不断被电话打断。王欣在电话中有时说“谢谢”,有时说“声援我们一下吧”,放下的最后一个电话来自金山董事长兼CEO求伯君,求在电话里让她宽心,“用户数没了,以后还会有的”。此前,王欣曾在微博中透露过求给她的12字方针,“遇事要忍,出手要狠,善后要稳”。

“奇虎360已经是一家规模大到恐怖的公司,全方位的霸主。他们有全国覆盖量最大的辅助安全软件,有全国最大的软件下载站,IE之外最大的浏览器,全国第二大的网址导航站。可以说,想让谁装谁就能装,不让装谁就都别想装。”说这话时,王欣给记者看一份艾瑞刚刚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360安全卫士的用户已经接近3亿,而金山网盾则只有8000万。

在王欣看来,站在商业角度看,整个软件界对360普遍的看法都是“又怕又恨,又不敢说话”。“周所过之处寸草不生,但凡和他过招的都没落到好,甚至包括马云、李彦宏。”王欣说周是个了不起的程序员,360的产品他每个都亲自用。他对人性的理解在业界无出其右,但周的性格也是一把双刃剑,圈里曾流传周有“三个凡是”:凡是自己出的问题都是竞争对手所致;凡是负面信息都是造谣;凡是竞争对手的产品都是不安全的。

“你可以攻城略地,但好坏的标准都是你一言而决,这不就成了世界警察了?”王欣说。事件发生后,她也曾向周鸿祎求情,发短信过去,周鸿祎只回了简单的一句“让用户自己选择吧。”

作为技术人员出身的傅盛,看到的东西则与王欣不同。傅此前曾追随周六年。5月25日,可牛被360弹窗拦截后,他觉得这个黄色的警示界面很熟悉,仔细一回忆,原来是当年3721大战腾讯、百度时设计的警示页面,黄色代表危险,很长很难懂的一段话读完,限时30秒已到,系统直接卸载不给任何思考余地,连很难发现的确定键,也还在原来的位置没有动。

进一步研究,他发现这一次与以往有所不同的是,360将拦截名单放在了服务器端,名单中有金山、遨游,而可牛的名字,也赫然在列,而名单上传到云端的日期,是可牛上线的前一天,“我们还没有上线,他们就判断出我们是危险软件了。”他把这一发现与遨游CEO陈明杰共享。

陈明杰仔细研究了这段代码,觉得这是一个“不好的兆头”。在此之前,业内只是把云计算用于互联网应用下一步研究,鲜有直接用于竞争。在他看来,这就像当年的3721,周鸿祎上一次打开了流氓软件的潘多拉魔盒,这一次则打开了“云算计”的魔盒。

“云端恶意拦截更具蒙蔽性。他可以一会儿封杀你,一会儿不封杀,也可以在这个城市封杀,在另一个城市不封杀,这会给取证带来更大困难。”陈明杰说,可牛遇到的情况是前者,几分钟拦截就消失不见;而遨游已经发现在某些城市异常,但在北京却没有同样的情况。

“360公司从上到下,是真的相信他们所作是一切为了用户的利益”。傅盛说,“做3721的时候,我们真的认为用户不懂,知道那么多干什么?我们帮助你做选择,一定是最佳的。但我现在慢慢体会到了,正因为不懂,所以必须给他知情权。一个人有瑕疵,不等于你有枪毙他的权利,有缺点不等于有罪。现在360的做法相当于,因为我用户基数大,所以我说你有罪,你就是有罪。”

在傅盛看来,360的内部宣传向来是对手攻击我们了,我们必须反击,但反击来反击去,规则就出了圈。“有本书上说得好,在一个民主国家,一个公民不应该怕另一个公民。软件和软件之间也是平等的。你要为用户着想,那必须保证过程公平,过程不公平,那结果一定不公平。如果都像你现在这样对别人,用户多的恐怖的腾讯有一天也拿这个来对付你,怎么办?”

本文地址 : http://www.tanmi360.com/post/868.htm

TrackBack地址 : http://www.tanmi360.com/post/868.htm/trackback

标签们 :

还没人说话,快来抢沙发

 昵称(*)

 邮箱地址(*)

 个人网站

想说点什么: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