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博客,观点意见与360无关。
当前位置: 探秘360 » 行业新闻 » 文章正文

周鸿祎的“刚柔并济”

 

李钊是跟周鸿祎相处时间最长的人之一。西安交大计算机系的师兄,毕业后进入方正然后再介绍周到方正工作,同事3年,中间给周介绍女朋友后来成了老婆,现在360,首席架构师。

 

孕峰:周鸿祎这人,粗中有细、刚中有柔。外面知道他刚猛一面,但不大了解另一面。一阴一阳之谓道,若只有一面,闹不出大名堂。

 

李钊:他刚进大学就帮同学强出头,骂一个蹭饭票的师兄,被对方堵住打了一顿,还被迫“欠”打他的人一条“云烟”。他感到对方太横,惹不起,于是就要买烟来平息对方。但不敢告诉家里,只能自己挣钱。

 

他从系里借了台带有一行显示屏的“超级计算器”、可打印的卷尺、一台电脑和桌子。自己写代码,到闹市上摆了个摊,“科学算命”。输入生日就能得出生理、情绪、智力的曲线周期。那个年代很多人都在街上算过这种东西。算一次一块,当时一共挣了100块。

 

在88年这是笔巨款,也是周第一次用计算机挣钱。然后就买了条烟给对方。

 

孕峰:出手彪悍但脚踏实地。不吃眼前亏。

 

李钊:还没完,赔了烟,他又找了几个老乡把对方堵住,没动手,就是威胁了一下,意思是我也有人帮忙,你别再惹我。

 

孕峰:哈哈。有退有进。

 

李钊:本来我们也不是太熟。他临毕业的有一天我们偶然碰到。我就随便问了句你啥打算。他说,找个天天喝茶看报的地方,混个户口,然后就创业。我就说,你来方正吧,混日子没人管。老周就是这么进方正的。在学校时他就创业,轰轰烈烈,失败了,这让他头脑清醒很多。他这个人一定是要自己干番事业的。不过他也没忘先搞户口。很现实。

 

孕峰:那在方正确实是混日子吗。

 

李钊:虽然是抱着混户口的目的,但随时都体现出争强好胜的一面。刚进去没几天就跟人卯上了,嫌别人的开发工具太落后,就约好自己要20天开发一个新工具出来。他一个人没法搞,就来找我一起开发。我不干。他就软磨硬泡。他知道我这人就吃这套。

 

后来我们两个人连熬了20个晚上。一共写了2万行代码。临交货的前一天,没睡觉,联调一个通宵。早上7点联调成功,9点上班交付。他在方正就这么一炮打响。

 

孕峰:这么做,算不算有责任心的传统意义上的好员工。

 

李钊:当然不算。他就要把事做得漂亮。我周鸿祎干的活,就一定要有点水平。是争强好胜的心性在起作用。所以在方正的头半年,他就把几乎所有中层都得罪光了。跟他毫无关系的其它部门,也要去指点,说人都不对,指导人家位高权重的人怎么做事。遭人嫌。

 

孕峰:为达目的可以“柔”。但骨子里是“刚”。

 

李钊:他会妥协。直路里也会转弯。他本来只想在方正干一年,混个北京户口就创业。但一年后领导开条件挽留,提拔当中层干部,有各种做事的机会。他就觉得还能做个一年。结果就这样在方正干了3年半。一直到98年底。当时他老跟我絮叨:“我不能再呆了,要不我的理想没时间实现了”。那之后才出去创业,做了3721。

 

孕峰:江湖里看周鸿祎,就是目的性极强,不达目的不罢休。

 

李钊:在大学里我们本来不认识。他就托一个朋友来找我帮他写反病毒卡。我不干。他就请我吃饭,聊天。刚开始我挺烦,觉得这个人怎么没完没了。但最后还是挨不住面子,还是帮他。

进了方正。他听说有个特有想法的副总,就缠着我去找我的顶头上司,让这个上司介绍这个副总来认识。然后又听说这副总跟雷军私交好。就又跟副总说,想认识雷军。最后老周、我、我们副总、雷军四个人吃了顿饭。老周和雷军就这么认识的。

 

孕峰:屌丝契而不舍,最终接近高富帅。

 

李钊:这人都是不惜一切代价寻找资源,而且他最看重的资源是人。这个人爱才如命。不光名人,三教九流他都愿意结交。

 

孕峰:周鸿祎说过,小学时就喜欢跟“坏学生”混。喝酒、抽烟、说江湖上的而不是学校里的语言。说喜欢这些人“为人出头,盗亦有道”,“朴素的江湖感觉”。

 

李钊:09年有一次。我在食堂吃饭撞见他,随口说了句“刚面试一个研究生,水平挺高,不过不想来咱公司”。他当时就两眼放光,说“是吗,那我见他一面?”后来那个研究生接到老周电话,感觉是“受宠若惊”。周鸿祎名震江湖的大佬,研究生觉得给自己打电话不可思议。

 

孕峰:我03年毕业刚开始做记者,写了篇《门户的困局》。周鸿祎看了就给我打电话说写得好,说门户应该怎么做。当时我挺惊讶。

 

李钊:这表面上是“爱才”,本质上是“进取和攻击”的性格。主动出击,不放过机会,不退让不回避。

 

孕峰:不过这只是硬币的一面。他不是二愣子,不是遇到墙壁不拐弯的那种。能屈能伸。

 

李钊:我和他连着20天开发工具的那一次,就在交付运行的前一天晚上,联调时出了问题。他就急了,来抢我的键盘,要帮我找问题。我也急了,就把键盘摔到地上,走了。不过回到宿舍后我也后悔,觉得要是搞不出来,没面子。但我又不想回去找他,更没面子。

但没一会儿,他就跑过来找我,说:“是我不对,我保证不跟你抢了。咱们再回去接着调吧。”

 

孕峰:好汉不吃眼前亏。今晚不跟你认怂,明早就要跟客户认怂。

 

李钊:后来我们之间搞僵了。我们各自在圈子里说对方的坏话。有天忽然就接到他的电话,说请我吃饭。然后我们就各自埋着头吃饭,直到要吃完了。他忽然抬起头对我说:“你能不能不说我坏话了”。

 

我说,“是你先说我坏话的”。

 

他就说,“我保证不说你坏话了”。

 

我就说,“那我也不说你坏话了”。

 

就这样,他就用这三两句话就把我和他的矛盾化解了。

 

孕峰:这是他的另外一面,直接简单。我以前常写文章、发微博点评他。忽然有一天他发短信给我,就5个字:你别骂我了。我当时觉得真直接,也真有趣。在所有点评过的大老板里,只有不多的几个人会直接来交涉,其中周鸿祎最直接简单。看似简单,其实不简单。他对人性的把握有功力。

 

李钊:就算外面对周鸿祎有那么多恶传,却有那么多人一直跟着他干,觉得踏实。

 

孕峰:江湖上传个段子。05年奇虎和阿里巴巴打到水火不容。后来过了几年,周鸿祎到杭州跟马云喝茶,两个人把话说开了。周说:我给当年的事认个错,不是错在杀流氓软件,错在说话太偏激。后来两家又好了。

 

李钊:就在我跟他搞僵了的那一段。有次我碰到一个银行负责人,聊起周鸿祎,我就把他又痛贬一顿。但那个人却说:我就喜欢跟周鸿祎打交道。我问为啥。那个人说:他要想使坏,我一眼就能看出来,都写在脸上了;周鸿祎跟我们干仗都是明着来,不阴。

 

孕峰:看起来你跟他私交不错。

 

李钊:他什么事都找我。

我喜欢摔跤。就找我陪练。他个子小,小时候老被欺负,就喜欢练摔跤,用巧劲,才能摔倒大个子。有次我被他摔到墙上,脑袋着地,当时就晕过去了。我醒过来时,很多人围在旁边,他就盯着我说:你要是摔坏了,我养你一辈子。

那时他最喜欢的是游戏。要我每周陪他玩一次。为保证公平,他不跟我在同一个屋里打,而是在隔老远的两间屋里打。要找根特长的网线把两个电脑连起来。这样就听不到对方电脑里的声音,比如换弹药、受伤什么的。这样才公平,才过瘾。

有次去西安出差,他在大学里交的女朋友还在西安。路上他就跟我说,女朋友父母不喜欢他。有天我回旅店,就听到有人在屋里嚎啕大哭。推门一看竟是周鸿祎。他那个样子我记得特清除,张开大嘴,仰着头,使劲哭。

我问“怎了了?”他说,“我被甩了”……

 

孕峰:猛男也有伤心事。周上窜下跳的,肯定不是上一辈喜欢的那种传统好男人。再加上其貌不扬、发型屌丝,走在街上肯定不会有女生注意到他。

 

李钊:后来他在方正的饭堂里碰到个女同事。他是近视,但当时没戴眼镜,就眯着小眼睛,色迷迷的看人家女孩子。等那女孩子走开了,他就问我:“这是个美女吗?”我说:“算是吧。我部门的。”这家伙马上就说:“那我就来你的部门吧”。

 

孕峰:这么直接。是说真的吗。

 

李钊:真的。他就来了我部门工作。再然后,这个女生就成了周鸿祎的老婆……

 

孕峰:无论小时候还是后来做公司,周鸿祎都做违反规则的事。

 

李钊:大学时我帮他做的反病毒卡,后来获得全国的挑战杯。奖品是西安第一大计算机公司海星给的一辆摩托,市面上价格5000块。周鸿祎当时急需一套字库,市面上盗版也要2万,买不起。他就把这辆摩托再加上1500的现金,跟人换了套字库。那套字库是那人从单位里“盗版”出来的,偷的。

 

你说,你是墨守陈规,就拿不到字库,还是跟人勾结无视规则把字库搞到手。周鸿祎从小就选择后者,违规才能突破。这是他能成的一个原因。

本文地址 : http://www.tanmi360.com/post/1574.htm

TrackBack地址 : http://www.tanmi360.com/post/1574.htm/trackback

标签们 :

还没人说话,快来抢沙发

 昵称(*)

 邮箱地址(*)

 个人网站

想说点什么: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