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博客,观点意见与360无关。
当前位置: 探秘360 » 最新动态 » 文章正文

网易新闻对话360周鸿祎 得民心者得天下

对于周鸿祎,大家就算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也听过的他的公司——360公司。周鸿祎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他是怎么样看待3Q大战、行业矛盾、公司发展等问题的?或许大家都没有见过周鸿祎的真面目,都只是从相关的新闻上见过他的名字。那么大家可以看看网易新闻专门对周鸿祎做的视频采访,或许能看到周鸿祎的另一面。

360 CEO 周鸿祎
360 CEO 周鸿祎接受网易采访
(点击图片观看采访视频)

以下采访实录转载自网易

3Q大战不是圈地运动

网易新闻:从12月开始,我们注意到您的言谈变得圆滑了?

周鸿祎:我没觉得我的言论变得圆滑了,只是不那么指名道姓地批评同行了。

网易新闻:为什么完全不愿意再谈3Q大战?

周鸿祎: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没有城府,说多了把不住门,所以我只能一点都不说,说太刺激的东西,可能会让同行受不了,又会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确实有一些人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你要实现你的理想,你也不要总是跟环境、同行有特别激烈的争论,它会让你丧失发展的好环境。

网易新闻:从希望和QQ合作一步跨到翻脸,跨越会不会太大?

周鸿祎:没有,那是对方为了给自己找解释的说法吧,都不真实。

网易新闻:您没有找过QQ合作?

周鸿祎:我那次实际上是跟马化腾谈一个观点,他很想做搜索,他问我搜索怎么做,我就跟他讲百度有什么弱点,你应该怎么做,没想到最后腾讯挑我们开刀,先做了抄袭360的电脑管家,最后把我们逼得无路可走,大家才冲突起来嘛。

网易新闻:(和QQ起冲突)是必然的吗?

周鸿祎:我觉得是必然的。360碰巧是一个……刚开始不被人看好,因为做的是很冷门的事,免费杀毒,行业又乱哄哄的,所以大家都没理。没想到四年后360的用户数也接近腾讯的用户数了,这对腾讯来说他当然就觉得……一定不能让你再长大。

网易新闻:整个事件看下来有点圈地运动的感觉。

周鸿祎:没有,360不是全业务,它就是以安全为主,所以360没有圈地,很多人误以为是桌面圈地,错了,360用户和很多互联网厂商用户是分享的,我们把流量带给了百度、Google、淘宝,我们和网易有很多合作,和新浪微博也有很多合作,我们是开放的。

行业矛盾应该公开化

网易新闻:您说做360是还愿–不希望像3721那样引来争议,但做了360之后,您陷入的争议一点也不比原来少,有想过为什么吗?

周鸿祎:(360引起的争议)比原来大多了,其实3721没有太多争议,说句实话,3721主要污点是跟竞争对手抢对盘,弹窗比较多,为了不被竞争对手删掉,卸载不是很容易,这样就得罪了一批高端用户。举个例子,腾讯做过流氓软件,百度也做过流氓软件,但他们成功了,谁还记得这段历史呢?只要你成功了。很多厂商都参与过(做流氓软件),当时3721的争议其实并不大。

但360是这样的,互联网领域大家都在打擦边球,受害的是用户,360是第一个公开站出来(说)的,指名道姓地说,我们把所有流氓软件都杀掉,就是把大家都得罪了,何止雅虎一家呢?所以这种争议(很多)……

但我们为了保护用户,主要干的就是断人财路的事儿,能不招人恨吗?

网易新闻:2010年初,您在几家门户网站的微博上同时向金山连续发问。发博之前,您是怎么思考的?

(编者注:2010年5月25日,周鸿祎连发46篇微博,对金山安全产品展开抨击 详细。)

周鸿祎:我不像大家想的那么老谋深算,你不觉得我这个人很感性吗?经常就是嘴把不住门。微博是好东西,大道至简,把写文章这个苦差事变成了按短信就能做的事,平时我经常是一下就发几十条。

网易新闻:同时在几家网站上发?

周鸿祎:不是,我就发短信,公关部帮我贴上去就行了。我觉得微博是好东西,就想试验一下,当时正好金山一款产品在底层故意和我们冲突,让360网站不能正常工作。所以当时我就觉得……因为这种技术底层的冲突网民不知道,我也不希望在网民桌面上来展开暗斗,因为当年犯过这样的错误。

网易新闻:所以选择矛盾公开化?

周鸿祎:对,公开化,把行业里潜规则暴露出来,我又是一个不吐不快的人,当时没有想太多,反正就是有话就说。我经常总结,3721是我最大的经验教训,所以我们做360的时候,虽然360和3721没有任何关系,两家是不同的公司、不同的团队,但我觉得我们做了很多借鉴,甚至矫枉过正,360就是极端重视用户利益,在用户的电脑里一定要让用户有选择权、知情权,所有东西都是透明的。

网易新闻:您当时写了一条微博,“大家鼓励我了,我就不客气了,让个人形象见鬼去吧。”您当时写这条微博是争取民意,还是情之所至?

周鸿祎:主要是很多人给我发短信,劝我不要这么写嘛。行业里不要怕打口水战,如果这种口水战能够把问题暴露得更清楚,让每个人都接受舆论的监督,我觉得这是好事儿。

在杀毒行业里,我肯定没有朋友

网易新闻:所以您才给同行留下了“好斗”的印象?

周鸿祎:其实我不好斗了,我一直认为我主要的使命是帮助用户,只要用户喜欢我,我就挺开心的。同行,怎么说呢?我觉得我跟他们也不算同行吧,他们如果老做一些祸害老百姓、用户的事儿,或者是做灰色利益、打擦边球的事情……

网易新闻:现在您在杀毒行业里有朋友吗?

周鸿祎:我觉得在杀毒行业里肯定是没有朋友的。

网易新闻:您遵守了杀毒行业的规则吗?

周鸿祎:行业规则是人建的,它可以建,也可以打破,一个好的规则应该对用户有价值,如果一个规则已经让这个行业发展停滞了,对用户就不利了。打破行业规则,这再一个真正的商业社会是非常正常的,所有能成功的伟大公司都是靠颠覆已有的商业规则,创造新的商业规则起来的。比如免费的Linux,是不是打破了微软和IBM对操作系统的垄断?很多厂商对免费厂商恨得要死,如果一个行业几十年不变,就是几家巨头垄断把持着,技术不进步、产品不进步,消费者十年一贯的用一个产品,这个行业是没有前途的。

网易新闻:在这么多争议里,有没有碰到任何一个您觉得中肯的意见?

周鸿祎:有争议的都是被我们触动了利益的,至少从目前这些利益被我们触动了,对我们比较仇视的厂商来看,好象没有什么,因为他们的眼睛被仇恨蒙住了,在他们眼里,用户的安全不重要、用户的价值也不重要,只要能够把360整死,只要能够把360拉下马,干什么都可以。

网易新闻:我注意到您每次描述自己惹怒了别人,都会不自觉地笑,您是不是对此很满意?

周鸿祎:这个性格是天生的,要不是我这种个性,中国的网络安全行业根本不会有任何改变,360这件事并不是难做,而是没有人有胆量来做。这个(性格)肯定给我带来了很多麻烦,比如前几天我晚上出去到酒店见一个朋友,结果发现有一个没挂车牌的车好象在跟着我。因为得罪了很多人,这些人雇了很多水军在网上骂我,黑我,会让很多不了解我、没接触过我的人对我有误解,还是会带来很多影响。

网易新闻:您刚刚提到有人跟踪您,雇水军在网上骂您,这种“你来我往”,有乐趣吗?

周鸿祎:应该说没有太多乐趣,很多冲突都是不可避免的,只不过是冲突多了,久病成良医嘛,知道怎么应对,包括越是面临压力大的时候,我反而越能保持内心的平静,保持自己的头脑不发昏,不做荒唐的决策。

做公司就要学共产党去赢得民心

网易新闻:记得您在一次采访中说到非常喜欢看国共内战,(来)找到共产党为什么能够迅速结束国民党(围剿)的诀窍,这个过程里您学到了什么?

周鸿祎:以历史为镜,学到了很多东西,共产党和国民党的历史其实是典型的(例子),一个弱小组织从弱小走向了强大,最后成功的历史。

网易新闻:他们(共产党)成功靠的是什么呢?

周鸿祎:我认为值得很多创业者学习。里面的原因很多,但最主要的,在1949年之前,国民党实际是丧失了人心,当时国民党有几百万军队,其实它是当时唯一的合法政府,得到了美国人的资源,占据了中国那么多城市,但它失去了民心,最终它还是失掉了这场政治上的争夺。(而共产党)唯一做的就是得到了民心。

网易新闻:您曾经称赞过共产党的商业合作和公关,能举个例子吗?

周鸿祎:这话可能有误解,共产党最本质的是最了解中国的用户,或者说中国的人民。中国大部分人民是农民,农民需要什么?需要土地,所以共产党搞了土改。所以得到了人民的支持。

第二方面,共产党在公关方面,比如毛主席写了很多宣传文章,做了很多正向宣传,揭露了国民党干过的坏事情,所以从公关上来讲也是赢得民心的一部分。还有一点,共产党当时特别善于……不叫商业合作吧,实际是一种策略合作,当时它跟很多民主党派、第三方独立人士、公共知识分子(合作),比如宋庆龄,民主党派的人们对她也很尊重,得到了这些人的支持,等于是在社会各个阶层,共产党做得都很好,军事的部分,政治的演讲……

包括军事,以淮海大战为例,著名的以少胜多,60万打80万,消灭了50万敌军,但这60万从哪儿来的呢?还是解放区人民的支持,包括多少担架队,多少送军粮的,多少人给他们做军服、做军鞋,包括国民党的部队,他们的士兵也算是底层用户,他们过来很容易教育,因为共产党能满足他的需求,说只要打败了老蒋,回家就能分田地,这些人马上就调转枪口。我认为互联网到了今天这个时代,如果你想做一个伟大的公司……

网易新闻:就得学(赢得民心)?

周鸿祎:做伟大的公司不一定是最挣钱的公司,就是要去赢得民心,一定要扎扎实实地为人民做一些事情。

网易新闻:您信仰共产主义吗?

周鸿祎:我更多只是从战术的层面去研究和学习。包括我研究孟良崮战役,我去看粟裕的传记,看张灵甫的传记,当时国共两党在战术中……里面也有很多战术,比如共产党比较聚焦,集中手里优势兵力,而国民党兵力比较分散,每个城市都要搜,一分散就形不成优势兵力,包括共产党有很好的理念,所以将军能够很好地配合。

可是国民党没有很好的理念,说白了就像职业经理人似的,各有各的算盘,所以共产党有很好的团队协作,不怕牺牲,相互支援,但国民党就是相互(倾轧)、各搞一套,在这里我不想上纲上线地上升到共产主义理论……

不能说我有理想主义,做事情(就)没有底线。

网易新闻:您经常提到做很多事是为了您的理想主义,它究竟是什么?

周鸿祎:这么多年,不论我是做软件、做互联网还是做投资,那都是战术,我的梦想是能够不断创造出一些别人没有想过的产品和服务,这些产品和服务能够改变行业、改变世界,能够影响很多人。

网易新闻:会不会因为有理想主义“罩着”,做任何事情都不管“三七二十一”?

周鸿祎:不管三七二十一实际上代表了一种……就像耐克说的“Just  do  it”的口号似的,代表一种理念,不能去曲解它就是什么也不管(的意思),现在中国的价值观太注意结果、太注重成败了,而导致我们很多企业不择手段,只要胜利就好,才会有这种“唯收入论”、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我觉得要达到这个结果你可以想很多方法,但第一,一定不能去伤害你的用户,对竞争对手、对同行,竞争可能会比较激烈,但我认为要有一个法律的底线。

网易新闻:您给很多人的印象反而是做事不拘小节,不管三七二十一。

周鸿祎:这是一种误解,我说话比较随便,对用户来说,不能说我做事情没有底线。对竞争对手来讲,也不是没有底线,我们都是在法律的界限之内,不会做非法的事情,但只是说我对竞争对手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我们这个行业里很多丑恶的东西,才叫没有底线.(我)出来在微博上骂一骂他们,揭露揭露他们,让老百姓知道知道,这个不叫没有底线。

现在政府说什么大家已经不相信了,挺可悲的

网易新闻:从互联网行业跳出来,到社会的层面上,您在今年(2010)关注的社会事件是什么?

周鸿祎:我今年关注的社会事件……我最近有印象的一件事儿就是浙江那个村长被轧死了,官方说他是被撞死的,是事故,民间舆论非说他是被人谋杀的。

网易新闻:您的看法呢?

周鸿祎:我觉得真的挺可悲的,这个事情变成了现在政府说什么大家已经不相信了,我是这个感觉。所以这是一个让我最近印象深的事儿。

还有一个事儿可能很多人没有关注,但最近我比较关注,也花了点精力,但结果让我很挫败。湖南有个村,也不叫校车吧,就是送小学生上学的人力三轮掉水里了。14个学生被淹死了10个,后来我就让我的助理跟那边去联系,我说,我可以给你们买一辆车作为校车,至少得有辆安全的车,结果非常沮丧,第一是学校说“我们不接受,因为接送学生不是我们的责任,谁开车谁负责任。”,村里的人好象也没这个责任。你要真把车给他了,是不是要有专职司机呢?油费谁来承担呢?所以你发现这种事情……当你去找教育局长时,教育局长又被免职了。

所以就感慨,在中国这种事儿可能有很多,但也不知道这种社会问题怎么去解决。关于“我爸是李刚”这件事情我也一直在关注这个事,但后来我发现还是很容易就把这事给按下去了。我认为人可以很张扬,但做事情一定要有底线,要有基本的道德和法制概念。

本文地址 : http://www.tanmi360.com/post/1145.htm

TrackBack地址 : http://www.tanmi360.com/post/1145.htm/trackback

标签们 :

还没人说话,快来抢沙发

 昵称(*)

 邮箱地址(*)

 个人网站

想说点什么: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