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博客,观点意见与360无关。
当前位置: 探秘360 » 评论观点 » 文章正文

[新浪视频]金错刀周鸿祎谈互联网趋势:微创新改变世界

新浪科技讯 10月22日下午消息,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和中国企业家网执行主编金错刀今题接受了新浪科技的专访,畅谈互联网时代的微革命以及微创新

周鸿祎称杀毒行业不思进取 保护隐私不针对腾讯

微革命与微创新

对于微革命,金错刀解释说:“在过去我们说你要想改变世界、颠覆世界,必须靠一个大的创新,技术革命,十年磨一剑。但是现在我们发现在我们目前互联网的时代,在一个非常平坦的世界,往往改变世界的是一种微小的创新。但是这种微小的创新的背后,实际上是一种游戏规则的改变。”

谈到微创新周鸿祎认为近来互联网最成功的产品无论是SNS,还是微博,都是在变得越来越简单、越来越好用,但正是这种简单却在不断的改变着每个人的生活。

从用户的角度做产品

目前,苹果公司的市值已经超过了微软公司的市值,对此金错刀认为这说明以技术为核心的公司已经败给了重视用户的体验的公司。苹果公司生产的产品洞察了消费者的心理,已经征服了消费者的心灵,知道消费者想要什么。

周鸿祎补充道,不要误解成技术不重要,其实技术一定是解决这些创新背后的力量,但关键的是消费者往往买的不是技术,也搞不懂技术是多么的复杂、先进,用户要的是结果。举个例子,有用户买一个钻头,要的其实不是钻头、机器,要的其实是3毫米的洞。

创业者做平台不现实

对于创业者,周鸿祎给出的建议是不要做平台,周鸿祎人为,太多人创业失败就是因为他想的太大,总是希望做平台。但是平台都不是想出来的,也不是一开始做出来的,而是自然而然形成的。(萧然)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权静: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欢迎您来到新浪科技的访谈间,我是主持人权静。今天我们要跟大家介绍一本书,就是我手中的这本《微革命》,其中有一个核心的概念也在副标题当中,就是“微小的创新颠覆世界”。先来介绍这本书的作者,就是中国企业家网站的主编金错刀,也是新浪的老朋友,欢迎您错刀。

金错刀:大家好。

主持人:错刀旁边这位同样也是我们新浪的老朋友,之前也做客过我们的演播室,就是360卫士的董事长周鸿祎,欢迎周总。周总也是错刀的好朋友,今天是为朋友的这本书来捧场,里面的理念您应该也深有体会,所以我们一起来共同探讨书的标题《微革命》这个话题之下一系列的话题。

金错刀:周总也是一个微革命公司案例的一个人。

主持人:你当时写这本书的时候用的他的案例。

金错刀:他的微创新的思想。

周鸿祎:我们一块儿做了讨论,一会儿讨论出微创新的概念。可能我们有时有意无意在做一些事情,有时失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有时成功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金错刀实际上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从比较旁观、比较冷静的角度,他对很多案例做了一个抽样和总结。所以,我觉得他总结的理念特别好。现在可能进入了一个新的消费者驱动的时代,可能这种微创新、微革命、微创业,已经成了一种新的方法论和世界观。

主持人:错刀先跟我们介绍一下,到底微革命指的是什么?

金错刀:我简单用一句话来介绍,在过去我们说你要想改变世界、颠覆世界,必须靠一个大的创新,技术革命,十年磨一剑。但是现在我们发现在我们目前互联网的时代,在一个非常平坦的世界,往往改变世界的是一种微小的创新。但是这种微小的创新的背后,实际上是一种游戏规则的改变,就像周总刚才说的是一种方法论。什么方法论呢?忘掉技术至上,拥抱用户体验至上。

主持人:周总也是这么做的吧,您对这个怎么理解?

周鸿祎:我是非常同意他的观点,最近我感觉到一个大时代的变化,除了大家感觉到互联网,比如说最近越来越网络生活化,生活也越来越网络化的时候,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互联网最近比较成功,无论是类似偷猜这种社交游戏,还是类似于Facebook SNS,还是现在新浪很热的微博和国外的Twitter,你会发现这些东西变得越来越简单、越来越好用,但是这种越来越简单的东西却是在不断的改变每个人的生活。第二,你有没有注意到苹果公司的市值已经超过了微软公司的市值,这就预示着微软是以技术为核心在驱动,但是苹果公司已经不叫Apple Computer,它叫Apple,已经变成面对消费者的体验公司、产品公司,非常重视用户的体验。我非常同意错刀说的以用户体验为核心的时代可能已经开始逐渐领先于以技术为核心的时代。

主持人:转折点、大转变。

主持人权静:能不能概括两位的论述,以前创新我们强调更多是新技术的诞生,像当年Google的搜索整个颠覆了原来的模式,现在不是一个技术的进步,而是把现有的技术跟用户的需求相结合,可以这么说吗?

金错刀:这样说只是其中一小点,最核心的是这样一种大的变化,我们把它抛开了说。在过去我们的创新,实际上我们叫做是正金字塔,是以公司为中心的创新。比如我有一个技术,我有一个产品,就像福特一样,只有黑色的汽车,把东西生产以后要卖,营销、执行、4P理论,我们目前所有的商业理论都是围绕着以公司为中心的模式来推进。但是最近五年来这个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什么变化呢?消费者王朝。我们的金字塔发生了反转,以公司为中心的创业模式变成了以消费者为衷心的创业模式。

主持人:有什么不同?举个例子。

金错刀:比如苹果,苹果的东西比如它的iPhone4包括iPad全部都是以消费者为中心,什么意思?它是没有库存的,我不需要营销,我生产的产品已经征服了消费者的心灵,知道消费者想要什么,我深刻地洞察了消费者的心理。我举一个很小的微创新的例子,苹果是很早把苹果有重力感应包括它有一个紫外线感应,你放到耳朵边就自动是待机状态,省电,它有大量的微创新,你很难想象在目前这种过剩的时代还会有苹果这样的公司,还会有一种产品让你排队去购买。这是什么意思呢?你现在这种创新,看你把什么放在第一位,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会把消费者放在第一位的公司,会创造新的传奇,乔布斯就是这样的人。

周鸿祎:大家不要有一个误解说技术不重要,其实技术一定是解决这些创新背后的力量,但关键的是消费者往往买的不是你的技术,也搞不懂你的技术多么复杂、多么先进,过去我们总是发明一些名词,消费者看不懂,听广告觉得挺神秘,就去买你的产品,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应该一个好的产品,应该是把技术藏在后面,用户要的是什么?用户要的是效果,要的是体验。所以,我们讲的这个“微”,可能在技术上也许并不微,但是在技术体验上今天对消费者来说,我的理解是你要打动他的内心,找他心理的一个甜点,你打动这个甜点,就像你第一次拿起苹果手机或者第一次用微博,微博的微创新就是140个字,你觉得很简单,不用写文章,会发短信就会用。苹果的多点触摸屏,两个手指甚至不会操作电脑,不会操作鼠标的人都会很方便的用。这种用户体验打动是真正决定这个产品成功的力量。

金错刀:周总在内部讲过,有用户买一个钻头,要的其实不是钻头、机器,要的其实是3毫米的洞。

周鸿祎:对,要的是结果。

主持人:这有什么区别呢?

金错刀:区别太大了。

主持人:您讲讲。

金错刀:周总讲吧,这是你的原创。

周鸿祎:还回到我刚才的那个问题,消费者现在实际上是一个过剩的时代,包括互联网上信息充分沟通。过去在信息不对称的时候厂商基本上可以通过广告教育用户,通过市场运作去强行推广它的产品,我觉得这个时代逐渐的已经过去了。现在就是必须换成以消费者为中心。以消费者为中心就是把消费者的力量放在最高,你思考要以消费者的角度思考。

举一个例子,很多中国的软件公司、互联网公司容易犯一个错误,就是技术人员导向,我觉得我有一个技术,我做了一个东西,你就该照着我想的去用。现在我们讲微创新,首先扭转一个世界观,你的技术再高明,如果它对用户没有价值,或者用户感觉不到,这个技术还是没有价值。所以,你必须要变成以产品或者是以用户为核心,你从用户的角度去想,说用户会怎么用这个产品,他用这个产品之后是什么样的感受。

给你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杀毒软件,大家都用过杀毒软件,今天很多人还误以为360做杀毒能够成功就是靠免费,其实除了免费之外,我们在产品上颠覆了传统的杀毒软件,其实大家的技术都差不多,但是传统的杀毒软件,你装一套会发现我经常管它叫专家做的给专家用的东西,你也看不懂界面也不知道如何设计,但是我们做了改变,比如用360安全卫士,给你体检,告诉你的机器有多少分,谁都是上小学过来,知道100分最好,59分就不及格,大家就知道对自己机器直观的概念。

金错刀:从用户的角度做产品。

周鸿祎:用户能看得懂,觉得用360能够掌控他的机器,能够经常打打补丁,杀杀木马,让机器变得更快。其实只是做了一些比较微小的创新和改进,但是因为它是从用户角度,而不是从技术或者从公司、从创作者的角度,用户就能引起很大的反应。

金错刀:说得简单一点,用户需要解决方案。特别是做用户体验的时候你最大的敌人是传统的体制,包括周总做免费,内部遇到的挑战很大。再比如陈年,也是一个微创新的案例,比如说早期他做一个微创新,就是把包装盒做得很好,但是内部遇到很大的挑战,因为成本算谁的?是增加成本,后来就想办法把它做成一个品牌成本,包装盒做得很精致。就这一个小的创新,从用户角度出发,用户拿着感觉很好。

周鸿祎:这也不算创新,举一个小例子,你去小店买东西,给你一个烂盒子提着你是什么感觉,你去星光天地买东西,哪怕买一双袜子,拿一个很好的包装纸袋,你拿着招摇过市。从用户的角度没有差别,给你一个包就好了,但是用户体验有很大差别。就像苹果很注重包装,用户感觉把苹果的产品拿回家,从拆包装的时候就感受到苹果的产品,它的产品再好,金玉其内但是也不能败絮其外。很好的包装让你感到整体的愉悦。微创新是变成以消费者为中心出发做的事。

我从方法论角度还可以总结亮点,为什么要做微创新。第一,现在市场变化特别快,十年磨一剑的时代已经过去,比如最失败的例子就是微软的VISTA,微软做操作系统够牛、够有经验,他们花3年还是5年做VISTA,希望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拿出一个划时代的产品。

主持人:这不对吗?

周鸿祎:不对。他们犯了两个错误,恰恰是微创新的对面,你应该写一本书叫微创新的反面例子。比如李开复的自传里对VISTA开发很好的描述,第一他们想的VISTA做的东西都不是消费者想的,都是微软自己想的,微软觉得我有什么技术应该做出来给你看,但是消费者对电脑的要求就是启动更快一点,用起来更方便一点,结果微软就做了很多消费者不需要的东西。

主持人:一群工程师自己在办公室里特别高兴的想出来。

周鸿祎:第二,时代在变,今天的互联网一年等于七年,确实你看到互联网整个新的技术、新的应用、用户的需求变化非常快。这样的话等你做出来,可能你当初赖以生存的市场环境已经变了,有点像刻舟求剑。所以,微创新强调的一个方法论是小步快跑,我每次做一点改进,就迅速的拿到市场中去验证,不见得每次微创新都一定会成功,但是比如你花3年,等你出来想改已经来不及了,但是你花3个月做了一个改进推出来,市场反应如果不好,你最多浪费了三个月时间,可以马上转。如果市场反应很好,OK,其实你可以马上在这个基础上再花3个月再做一些改进。所以,从方法论上来说,微创新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法论。

金错刀:我再稍微给他做一个总结,包括周总刚才提到的,其实有一个词隐藏在他说话的背后,叫“用户投票权”。什么意思呢?在我们目前这个世界,你要去掉过去的公司为中心的模式你就要引入新的决策力量,引入用户投票权。但是这个特别难,他说的这种模式就是我不断的改进。为什么不断改进?是因为有用户的投票权。但是把用户投票权引入一个公司,对目前传统的公司模式其实是产生很大的挑战。比如他刚才说微软是一个反面例子,比如我们再看一个正面例子Google,Google有一个创新是小团队作战。

主持:怎么讲?

金错刀:微软是大团队作战,微软开发一个产品动辄就是几千、几百上千工程师,Google就是小团队作战,一般认为3、5个人一个小团队是最好的协作模式。所以,这种案例你会发现这是两种游戏规则的对比。

主持人:其实公司内部能不能启动用户投票权跟CEO也至关重要,至关重要怎么去看待这个问题。所以,大家现在也在说,某种程度上CEO更多的是首席用户体验官,其实首席体验官在我们访谈开始之前我可以给大家讲一个小例子,当时我问周总怎么介绍你的时候,他说是360安全卫士董事长,把产品跟用户的感受放在第一位,而不是说我是公司的CEO或者是董事长。

周鸿祎:我说我是360安全卫士的产品经理、首席体验官。

主持人:作为公司的CEO来说,是不是某种程度上在今天快速发展的时代,它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每天泡在产品里观察用户的各种需求。

金错刀:对。

周鸿祎:我给你举一个例子,比如我们有很多企业老是执迷于制订大的战略,会请大的咨询公司帮他做战略,这种做战略,在现在高速变化的时代有点扯蛋,因为都马后炮,都是事后诸葛亮的总结,而且即使有些战略做得对,这个企业再好的战略也要把它执行出来。像苹果、Google这样的公司有一个大的方向,但是它在很多产品上坦率的说我不认为它是当初定了5年计划还是7年计划,定了一个战略,实际上是靠小步快跑一点一滴做出来。刚才说微创新也能成为颠覆的力量,在它出来的那一瞬间没有颠覆的力量,但是如果持续做,产生一个积累效应,可能最后就能颠覆。

我举一个苹果的例子,今天我们偶觉得苹果很牛,很伟大,苹果的iPad如何如何,颠覆了平板电脑,苹果怎么样,苹果的iPhone store很牛,我们跟它距离很大。真的是这样吗?他们真的是牛人,我们永远达不到他们的高度吗?往前追溯一下,你发现苹果也是一个典型微创新的公司。实际上它比如在将近十年前,7年还是8年前推出第一个iPod的时候,当时我认为绝对第一版绝对没有引起轰动效应,很多人笑掉大牙,会说苹果一个过去做电脑的公司,一个做操纵系统这么高端的公司,现在做一个烂大街的播放器,它在Ipod上做了两个微创新,第一,里边放了一个小硬盘,可以放特别多的歌,就比其它mp3放得多,当时宣传口号是可以把你一辈子的歌放在这个播放器里。

第一版、第二版实际上不大成功,但是经过几轮打磨,iPod慢慢赢得大家的喜欢。这时就是微创新开始逐渐撬动个人产品。后来iPod卖了1亿部以后,有1亿个人用你的iPod,这时你发现推出iPod加上一个电话的功能变成iPone很顺利成长,如果不看iPod的历史,会觉得Iphone很成功。电话有这么多产品,当iPhone在全球卖了大概有几千万部之后也成为一个潮流,包括iPhone上的应用商店,已经变成全球最大。

可能你也能想到把iPhone拉大一点就变成iPad,从iPod到iPad也是一个小创新。如果你忽略了中间所有微创新的步骤就会得出一个奇怪的结论,这个东西好像是神来之笔,好像是花了十年磨一剑,其实不是这样的。实际上苹果公司一直放弃了很多其它业务,一直专注从iPod到iPod touch,到iPhone,再到iPad,再带一个键盘可能就取代笔记本,是一连串的创新。

我经常跟很多创业公司讲,如果做一个小的创业公司,你要创业,创业就一定要创新,创新就意味着不能抄袭别人,不能去跟着别人的路子转。但是你自己没有实力,又不像大公司那样,你怎么创新?实际上你就是用微创新,就像苹果这样,选一个点,这个点可能技术复杂,可能技术简单,无所谓,关键是它能打动用户,打动用户之后,你只要能够赢得用户,能够赢得市场,你就能够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做微创新,最后可能你有一天也会做成一个很伟大的事情。

主持人:周总说的正是我想问的,因为这本书,错刀应该有同样的目的,通过这些案例的解析给所有的公司管理者、创业者跟业内的人士一些建议和思想上的收获。刚才周总已经不知不觉给出了他对创业公司的建议是怎么样来执行微创新。错刀接下来我想详细听听你的观点。

金错刀:我的观点其实比较简单,在未来的时代,你只做首席执行官是没有将来的。

主持人:为什么呢?

金错刀:特别是像中国,中国是一个消费大国,我们中国的消费、用户体验是可以产生世界级公司的一个土壤。不像欧洲小国,几千万人口,确实也没啥意思。什么意思呢?忘掉过去传统的技术、执行这样的模式,因为这样的话消费者会抛弃你,消费者抛弃你,你是没有将来的。所以,核心的,包括这本书,我特别想分享的,未来的时代是个用户体验至上的时代,首先体验官的背后实际上并不是你非得弄这么一个职务,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把用户的体验当成一种战略。

周鸿祎:一种文化。

金错刀:最好是一种基因,更好的成为一种系统。我打个比方,我吃过一种咖啡,名字叫85度,这是一个微创新。为什么叫85度呢?85度是人喝咖啡最好的温度。但是你要想生产85度的咖啡,需要你公司的文化,你生产咖啡的文化,包括你的店面设计,包括你的ERP物流的支持,包括你的品牌。什么意思呢?把用户体验当成一种战略,你一定要持续的微创新。中国众多的创业创新公司太擅长一招鲜式的创新,我突然起来了,突然死掉了。为什么?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不能持续的微创新。所以,那些持续微创新的公司在中国将会拥有无限大的将来。

主持人:这背后是不是对公司的管理结构也是一个巨大的颠覆?

金错刀:没错,其实任何一个新的创新理念首先挑战的是公司的组织模式。比如我们目前的首席执行官,是自上而下的动作。什么意思呢?公司执行了一个战略,你就往下层层推行。但是现在在中国那么多省份,消费者的需求千差万别。假如你忽悠消费者的需求,消费者就会抛弃你,用脚投票。你的组织架构假如不能支持一个用户提了一个建议,你不能迅速的反馈,举一个很小的例子,招商银行柜台有盒糖,让人觉得招商银行是中国银行最创新的银行。但是后来其它银行都这么做了,但是没有这个效果。为什么效果不好呢?就是没有系统性、持续性的微创新,用户没有真正意识到用户体验这么重要。

主持人:对组织结构的转变,其实对于传统公司的领导接受起来也许是比较难受的一个事,因为大家都习惯于过去的那种模式。

周鸿祎:这是挑战,也是机会。刚才我讲为什么首席体验官会比CEO更重要?因为CEO高高在上制定所谓的战略最后层层执行,但是执行可能受到很多损耗,得到的信息有很多过滤,不知道市场发生什么,也不知道用户需求什么,所以这个用户体验官就要把自己当成产品经理,才能了解来自一线用户的体验和感觉。举一个例子,在我们公司,我们因为原来是做社区搜索,我们还有一个奇虎的搜索引擎,现在都是给自己用。我们有能力把中国所有的BBS和博客、微博这些消息全部能够搜索到,很简单,我们就每天用关键字,在里头搜网上用户对我们的反馈,每天我们都能看到这样的报告,每天你就知道用户对你的产品有什么抱怨,有什么建议,有什么提醒。

主持人:关键是知道了之后还会做什么?很多公司都知道。

周鸿祎:第二,比如我自己来讲,我自己每天要花很多时间看这些报告、这些反馈,不能让我简单的分配给底下一个人,因为他的经验和你不一样,大家看同样一个反馈,感觉是不一样的。比如我们开例行的会议,上来永远是先讲本周用户的反馈,而不是先讲各部门怎么怎么样,这个没有意义,你做的工作再好,你说你设定再多的目标,你做了再好的业绩,跟用户有啥关系?

如果跟用户没有关系就不承认它的价值,可以把这个文化扭过来。而且从上之下,我们在企业内部,其实我们不断的在灌输或者教育一种理念,就是用户至上,这种用户至上实际上是说用户体验至上。很简单,互联网里所有成功的公司都是先有用户价值,给用户创造价值,然后才有商业价值。如果我们根本没有用户基础,很多公司的商业模式上来就是怎么去挣钱,怎么去卖东西,实际上这种公司要么没价值,要么就昙花一现。

再比如说我们当年推免费杀毒的时候,你知道免费杀毒对用户的意义是非常非常大的。所以,我们为了做这件事情,当然我们不是让金山、瑞星卖不动,我们是希望把自己原来卖卡巴、nod32,一年1.5亿的收入先打掉,很多人就会有不同的看法,这时我们作为管理层,我们就义无反顾的砍掉了这个收入,我可以为了做免费杀毒,为了用户的体验,我要做一个真免费而不是做一个假免费,就能砍掉这个收入,这对员工是最有说服力的。因为每各企业的老板都给企业的员工拥护企业文化,什么用户至上、以人文本。如果你真的为了用户,就能放弃上亿的收入,这时就会知道公司是动真格的。

我们为了一个用户,穷追猛打,那些副总、总监很不给面子,要认真剖析,不是给我解释用户很傻,不会用,我们说用户都是小白用户,我们就是要让小白用户也能很好地使用我们的东西。这样时间长了,公司慢慢就能形成用户至上的文化。

主持人:错刀,我特别想跟你探讨一个问题,刚才周总讲的时候他有一个信息点也是跟我之前的思考有一个类似,他说用户可能都是小白,不懂,但是不能说他傻。相反有一类公司是以教育用户为他的立场和方向。我曾经看过一个例子,福特汽车当年他们的CEO说过一句话,如果你在汽车还没有发明的时代去问用户要什么,用户会说我会要一匹跑得更快的马,用户不知道这个新的产品是什么,这一点上是不是矛盾?

周鸿祎:这个不矛盾

金错刀:是这样一种关系,比如我们看另外一个facebook的例子,facebook很注重用户体验,对人性洞察非常之深,他说只是听用户的建议是很愚蠢的,什么意思?是要深刻洞察了解用户的心理,而不是听他怎么说。就像福特公司一样,你不仅要发现他的需求,最重要是超越大的需求。用户体验可以成为公司战略级的秘密武器,只要你进入用户的心理,所有的竞争对手都会傻掉。在iPhone出来之前诺基亚是公认的老大,手机做那么长时间,还有什么花哨可以玩?但是iPone一出来,整个智能手机领域都傻掉了。再比如杀毒软件,在中国也做了二十年历史,一个二十年历史的产业还有什么向上空间?但是360一出来,所有的杀毒软件都傻了。

主持人:怎么抓住用户的心领。

周鸿祎:一个世界观是用户利益之上,学会从用户的角度思考。第二个方法论就是找用户,我们说“微”,可能你觉得是一个不起眼的点,但是用户可能觉得很重要。像我刚才说的杀毒软件都在比谁的杀毒能力强,谁的病毒库大,但是可能它最后没有意识到用户要求的是杀毒软件要轻巧,杀毒软件不要占我太多内存,不要让我的电脑很卡。可能还有一个需求,我觉得用户可能没有表达出来,你要深入的挖掘,用户可能希望我能够会用这些东西。我的一个观点,你不能去教育用户,你不能拿着一个概念去改变用户的习惯。

主持人:但是确实有很多创新改变了用户的想法。

周鸿祎:你要挖掘用户自己没有意识到的需求。

金错刀:她说的是另外一个情况,在过去工业时代产品很匮乏的时候,你可以教育用户,我把车弄得很复杂,没有办法,你只有买我的这个,那个时候要教育用户。但是目前我们的社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我们的社会已经成为一个过剩的时代了。你到超市,特别到互联网上,随便看任何一个产品都有一百种以上的选择,随便买一个洗衣粉,什么意思?过剩的时代你是不能让用户太痛苦的。

周鸿祎:有一本用户体验的书,书名就叫《不要让我思考》。其实你不觉得今天你作为消费者,人变得越来越懒,让你每天写2000字的博客肯定写不了,但是发140字的微博,你每天能狂发很多条,发微博不需要你思考,你抓起手机就可以做。

金错刀:其实也是思考,或者说更人性化。

主持人:我想最后再问一个小的具体的问题,刚才两位都向我非常详细的阐述了怎么发现用户的需求,打开用户的心灵。从技术的层面上来说,如果是一个新的产品或者是新的应用,当用户还没有意识到他有这个需求的时候,你怎么让他接受这个确实是他的需求,比如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当我们跟别人说这是一个什么东西的时候他根本没有什么概念,很多用户都是用了之后才发现不错。但是你当初说服他用的时候,有什么样的方法和技巧?

金错刀:这就是微创新,新浪的微博声名鹊起,在西方的鹊起和中国的鹊起是很不一样的,新浪采取了一个很好的创新就是微博客。微创新就是我们为了用户的体验,我不断的尝试。你看名博客在中国,中国人对名人有天生的好感和兴奋,你要制造兴奋给用户,通过这种方式就是一种微创新。

主持人:周总怎么看?比如你有一个新的产品或者是动态,怎么样让人们能够发现这确实是他的需求,当他还不了解的时候。

周鸿祎:这有点像是一个艺术,很难用一种简单的程式化来说。我们会倾听用户的声音,但是不会简单的完全按照用户的指示,我们可能会有很多产品经理在一起讨论,试图通过跟用户的交流,包括自己的角色扮演,试图去体验用户内心的那种需求。有的时候我也在公司内部有句话,有的时候要像白痴一样思考,思考清楚了像专家一样去行动。千万不能像专家一样去思考,做出来的产品全是专家模式。

另外我还想补充一点,因为我一直在教很多公司在创业,其实我觉得微创新特别适合于小公司创新。我一直觉得有太多人创业失败,就是因为他想的太大,他老是希望做平台,做平台这种思想特别害人,害死人。因为平台都不是想出来的,也不是一开始做出来,它是慢慢之后很自然而然形成的。就像压强一样,你出来一个东西可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但是你要把你的力量聚焦在一个点,这个点就像针尖够微了吧,但是压强够大。如果一上来就是平板玻璃,不可能形成压强。

主持人:顺带问题就出来了,为什么创业者喜欢做平台,因为平台出来了,是因为容易打动投资者。

金错刀:方向就错了,不是用户导演。

周鸿祎:创业者做平台是最悲惨的事情,你本来资源就不多,又没有任何积累。为什么其它播放器没有变成iPod?很简单,你没有卖到1亿部。如果苹果公司第一年做iPod,第二年就做iPhone,iPhone会成功吗?手机要变成移动平台。一定是iPod卖了一亿部之后才会做这个事情。还有一个问题,现在很多大公司也往往在做平台,比如面对iPhone的进攻,诺基亚就宣布了一个平台计划,微软也宣布了一个平台计划,这就属于火上浇油,或者叫老房子失火越烧越快。为什么?我看了那个所谓的平台计划,比如Window Mobile7,还有诺基亚的n—gage计划,都离用户越来越远。

如果大公司放下身段,找到用户需求的点,也是把自己作为一个创业的公司,找到微创新,也可能有机会。这里边特别典型的例子,一个是摩托,摩托在手机上挺失败,它就赌Android平台,出了一个Android手机做得不错。还有一个例子是新浪,新浪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公司,在过去几年也比较四平八稳,但是没想到在微博上新浪找到了一个点,包括微博这个点对新浪都是一个颠覆,因为以后大家可能不看新浪新闻了,都只在微博上获取信息。但是作为这么一个大的公司,能够采取微创新,从微博切入,也可能微博将来成为新浪的第二春。

金错刀:对创业者来讲也是微革命立一个很强的概念。在西方讲大象可以跳舞,在中国其实蚂蚁可以绊倒大象,你一定要擅长在用户体验里寻求能量,用户需求一定要变成一种体验,把体验变成一种核心竞争力,把这种核心竞争力沉淀下来变成一种基因,把这种基因变成一种系统,这样先找一个点,慢慢越放越大,在中国真是不可低估,真正成为创业杀手、微杀手。

周鸿祎:微创新为什么叫微?刚开始没有人在意,对创业者来讲没有人在意太好了,可以专心做你的事。如果一个小公司出来就做最热门的事,大公司在抄袭,小公司也在抄袭,一定成功不了。

第二,微创新出来一般创业模式出不来。

金错刀:小荷才露尖尖角。

周鸿祎:有人说看不到怎么挣钱?千万不要一个小孩刚出生就判断他将来能挣多少钱,永远不可能。但是你一定要看这个东西是不是对用户有价值,如果对用户有价值,而且用户越来越多,未来一定能够找到一个新的挣钱模式,一定能够挣到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有的时候你会发现今天的微博包括今天的facebook会被很多人批评不知道怎么挣钱,尽管很好用,包括当年的youtube,都认为是Google买贵了的,但是发现只要积累非常多的用户都会产生非常大的价值。

主持人权静:谢谢周总,谢谢错刀,谢谢做客新浪直播间。

本文地址 : http://www.tanmi360.com/post/1066.htm

TrackBack地址 : http://www.tanmi360.com/post/1066.htm/trackback

标签们 :

还没人说话,快来抢沙发

 昵称(*)

 邮箱地址(*)

 个人网站

想说点什么: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